【淫魔的果实之校园篇】(01 - 哥哥射,哥哥色,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在线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淫魔的果实之校园篇】(01

【淫魔的果实之校园篇】(01

我的名字叫施力伟,今年十八岁。有一件事从小到大一直困扰着我,那就是 我一直被各式各样的美女强暴!要是说到帅,我确实很帅,但是没的帅到掉渣的 那种。帅哥那么多,为什么别人不会或者极少被美女强暴?而我成长的历程就是 在不断被强暴中长大,更让我郁闷的是,按照中国法律的定义,强暴是男人对于 女性的性侵,这一点很不公平。也就是她们玩了我也白玩!或许你说,你真是得 了便宜还卖乖。其实你不懂,当你被十几甚至二十几个美女lunjian过后, 那种完全脱力,甚至以为自己快死的感觉有多难受!一个女人其实可以多次高潮, 一次性和四五个男人性交都没什么,而一个男人如果短暂的时间内射精两次都会 感觉很累!从这种角度来说,被强暴的话,男性比女性更悲惨。
 
  在一次无意的身体检查中,我知道我为什么会被无数美女qiangjia n。因为我体内的费洛蒙的含量竟然是正常人的一百倍!当我一紧张或者出汗时 其含量更会达到恐怖的一千倍。
 
  科普一下。费洛蒙又被称为性荷尔蒙 .可以极大刺激诱发异性的性欲。人体 的鼻部组织中存在着称谓的特殊结构组织,其功能是感觉与异性相关的生理信息, 费洛蒙帮助我们嗅到异性散发的费洛蒙信息素,当这种信息素被人体觉察后就会 刺激大脑相关的情感皮层和神经兴奋中枢,并给大脑神经中枢送去一个信号,一 个吸引的、积极的、充满异性神秘气息的信号,因而使人对异性产生迷恋般的好 感,不由自主地被吸引。比最烈性的春药都管用!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把它提纯 制成香水,然后近距离接触美女。
 
  前段时间湖北有一个叫李应涛的极丑陋的男人,借此泡到夜店中最美最性感 的女子,而且那个美女一旦被他弄上瘾后,对其俯首帖耳,随便其怎么玩弄!而 且时间越长依恋越厉害。最后他无论提出什么样的要求,那个美女都服从。周围 的人都觉得难以置信。他也沾沾自喜,为了炫耀,在一次朋友聚会上,他在十几 个朋友面前,让那美女为其口交。而那美女什么也没说,迷醉的掏出他的阳物就 吸吮起来。因为现场吵杂,他长时间都没射,那个美女为了让他更爽,甚至毫不 避忌的在那么多双目光面前坦露出自己的一对乳房!最后他射完后,那美女仔细 的把他机机上舔得干干净净,在场的所有人欲望都被他撩得火红火绿起来! 
  一个好友开玩笑的说道:「如果你能让她给我也吹下,我才佩服你!」
 
  那李应涛居然真的命令那美女去。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那美女没有拒绝,而 且因为刚刚舔了那丑男的阴茎,也欲火如焚,竟然主动的让在场所有人都掏出那 话儿,让她吹!到最后更是被一个朋友按倒在桌子上,把那美女内裤也脱了,6 9式互舔!现场的气氛一度陷入疯狂。整个局势连始作俑者李应涛都无法控制, 大家疯狂的叫着,有几个人把那美女全部扒光,呈大字形按在酒桌上。然后尽情 轮流玩弄着,开始大家都有底线只是玩弄还没有真的把阴茎插入。后来有一个人, 被人从后面一推,不小心把阴茎插入后,那美女一声娇呻,全身剧烈抽搐着。这 声娇吟,让大家都完全失去了理智!就在饭店里,那张酒桌上转盘上,一场淫乱 的轮奸开始了!李应涛怎么舍得让女朋友被别人真玩?拼命想阻止,但现场人太 多。三四个人,把他按住,后来干脆把他捆在椅子上,用那美女扒下来的三角裤 堵住他的嘴。剩下的人都围在桌子旁边,转动转盘,那美女的头对哪个,哪个就 可以和她口交,阴部对着谁,谁就可以尽情打真军,擅入那美女的私处。最后大 家都每人射了五六次,全累瘫了。事后大家也觉得对不起李应涛,每人补偿了他 一千块。
 
  费洛蒙这种神奇的人体分泌物。其实每个人的体内都有。最主要存在于汗液 和尿液中。对男人来说,费洛蒙是由脸部,人中周围,腋下,阴毛与尿液排出的。 至于女人的费洛蒙则是由脸部、腋下、乳头、阴部排出。因为费洛蒙随着汗腺的 汗与皮脂排出体外,当汗水的油脂被细菌分解时便产了恶臭。而我们在急于洗掉 这个令现代人不愉快的味道时,也洗掉了我们神秘的沟通能力费洛蒙。
 
  我一直试图知道,为什么我体内的费洛蒙会如此异常的多?我回忆了一下, 我生下来开始一直很正常,和其他小孩没任何区别,自己七岁那年,有一次爸爸 从天山考古带回来一个很奇怪的果实,被我误食以后,我就开始与其他人不一样 了!我后来才知道那个果实叫淫魔的种子!开花结果要达千年!而我也不知不觉 间转变成了淫魔的体质我第一次被强奸,就是在吃过那果实之后不久。有一天, 妈妈有事,把我交给隔壁的王阿姨带。当时王阿姨二十出头,还有一个一岁不到 的孩子,还在喂奶。我玩了一会儿,要尿尿。王阿姨蹲下来,给我解裤子!而下 体的费洛蒙气味本来就是极浓的,王阿姨离我又近。刚刚解下裤子,王阿姨的脸 就突然变得一片粉红,呼吸也急促起来。她两眼死死的盯着我的小JJ。忽然对 我说,阿力,阿姨渴了!把你尿尿给阿姨喝吧,说着,低头拼命的吮吸着我的小 机机。我当时很急,尿得很多很快,王阿姨虽然大口的喝着,还有许多尿液从阿 姨的嘴里溢出,顺着小巧精致的下巴流着,转眼间又流到胸脯,从硕大的乳沟间 流进衣服里不见了。但是当我尿完了,王阿姨还是含着我的JJ不放,拼命的吸 吮着。不时的用小巧的舌头在我龟头上绕着。有时还伸进我的马眼里。我什么也 不懂,但是只觉得很舒服,浑身麻麻的。小JJ不知不觉间硬了起来。当然不会 像成年人那么很硬,只是有些硬而已。那王阿姨看到我的JJ硬起来,吸得更来 劲了。一个J岁小孩的JJ是可以勃起的。正常的小孩也可以。但是不会特别硬, 但是我的JJ在王阿姨的口交迅速变大,几乎和成人差不多。王阿姨已达到高潮, 居然无耻的把我小JJ硬塞入她的小穴中。就这样我的处男之身就失去了。事后 她怕我说出去,就对我说,这事不能告诉其他人哦,阿姨给奶奶给你喝!王阿姨 当时正在哺乳期,奶子又大又白,而且摸起来温暖而柔软。出于男的人本能,我 扑在上面贪婪的喝着,就根本停不下来。把两个奶子的奶水都喝空了才下来。后 来每隔几天,王阿姨都会偷偷的给我买玩具或者好吃的什么的,然后要求我给尿 尿给她喝。当然我的小JJ被她玩弄的硬起来之后又被塞入她的小穴中。而每次 我不拒绝的原因不仅仅因为玩具什么的,还因为当我小JJ插入王阿姨下面时, 我也感觉特别舒服,而且每动一下,王阿姨就会像触电似的,到后来还浪叫不断, 有一次玩得太厉害了,居然抽得昏迷过去,口角流着口水。
 
  后来J年级时,有一次逃学,课后被班主任许香香老师叫到办公室。许香香 老师刚刚从大学毕业,脾气很大。当然美女一般都脾气很大。她向我发火。我没 理她,她就打我屁股,当时是冬天衣服很厚,打得一点也不疼,她边打,我边笑。 她怒了,把我裤子脱了要打,当然我下体浓郁的费洛蒙立马让她陷入半疯狂的性 欲高潮。许香香老师没有性经验,当时只知道把她头埋到我胯间,到处乱嗅乱舔。 我被她弄得实在没办法,引导她张开小嘴,然后把阴茎插入她口中,就在小办公 室,一下一下抽插她性感的小嘴。半途突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而且就向小办公 室而来的!我一紧张,立马就开始射了!许老师也感觉到我射精,浓烈的腥味让 她本能要抗拒向后仰,但是我此时正射得爽,哪能让她拿开,我两手死死的把许 香香老师的头按在我胯下。一波又一波,一连射了五波,才停止。而这时小办公 室的门开了!进来的体育老师李小明,也是许香香老师追求者之一。他进来时, 许香香老师还被我按在胯下,我的最后一波精液也刚刚射进去!不过因为她是蹲 下来的,视线被办公桌挡住,李小明并没有看到许老师。李小明看到我就奇怪的 问道:「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如果他知道被他心中的女神的许香香,被我 口爆,而且此时嘴里还满是我的精子,我想他会吐血而亡吧许香香老师连忙站起 来,她不敢把精液吐出来,因为一吐出来,那特有的腥味会弥漫满整个小办公室! 但又实在不想吞下去,只好含在嘴里。李小明老师看到了许香香连忙打招呼,问 道:「你刚才在桌子下做什么?」其实李小明老师只是随口打招呼,但许香香心 虚,再加上口里满是液体,差点就呛了!连忙大口把精液吞下去,然后说话: 「没事。我找个东西!」从那以后,我经常被许老师叫过去,不过都是放学后了。 
  初中的时候,我喜欢了一个叫施方的女孩,我向她表白,然后还特别告诉她, 我是真的爱她,不是爱上她。我们谈一场纯纯的恋爱吧。施方也答应了。但是我 们正式谈恋爱的第四天,晚自习后,在一个草地上,她还是强行扒去我的裤子, 强上了我。
 
  最惨痛的是,初二时一次,误进了女浴室,那些女生起先来打我,但一旦我 和肌肤产生亲密接触后,毫无悬念的都上来把我衣服扒完,就在浴室内,二十多 个女生轮流强上我。当时真的感觉自己要死了一般。我估计怎么也得趴床一个星 期,但没想到第二天就又生龙活虎起来。当然这都得益于淫魔的体质。而且第二 天以后,感觉自己体能比以前更好了初三的毕业晚会上,大家都真情流露,我也 特别感谢班级里的女生,因为她们平时对我特别关照。女生班委李丽顽皮的说道, 那你让大家都上你一次作为答谢好不好?所有女生都跟着起哄,我只得勉为其难 的答应了!李丽笑道,大家都知道施力伟的精液特别好吃,而且美容效果特别好! 今天一定要让每个人都吃到哦!班级有七十人其中四十多个女生,在疯狂而深情 的一夜中,我居然行有余力的和她们所有人都交合了一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而且她们中有三十多个是处女,在性交时,之初出血的,但数次抽插后,血就没 有了!我也没注意到,其实我的肉棒慢慢的把那些血液全部吸收了自从那狂欢之 夜过后,我发现我的体能脑力都变得比以前好得多!还有另外一个古怪的现象, 自从那以后,我常常会做同一个梦,醒来后记得不是很清楚,只依然记得满天刀 光!然后一个沧桑的声音「大梦刀法!」
 
               第二章入学
 
  我所入的T大学,听说是一所美女云集的大学。这让我多少有点紧张。9月 17日我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家,去学校,——毕竟对于我来说是第一次离开家这 么远。虽然我已十八岁了,但父亲依然不放心,非要坚持把我送到学校不可。我 心中老大不愿意,却又不忍心拂了老父的一片心意。要知道我考上大学这事,父 亲比我还要高兴十倍,整天笑呵呵的,逢人便说。
 
  路上汽车出故障,到了学校时已是晚上七点多钟了。因为我来迟了(几乎是 全校最后一个,18号就正式上课了)只得住进混合宿舍,住在我上铺的周小阳, 那天不在。对铺的叫黄立俊,是二年级的,后来才知道他是我们学校里的文学社 社长。黄立俊看上去清朗斯文,脸上架着一副眼镜,个子高而瘦,大约有1。7 8左右。脸上一直带着诚挚热情的微笑。大家都亲切的称他为俊哥。和我相邻的 下铺是金建刚。他个子不高,大概1。72到1。73吧,皮肤黑黑的,长得浓 眉大眼,不大爱讲话,神情憨厚朴实。他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一身壮硕发达的肌 肉。九月的南京九月天气还很热,他上身穿着一个小背心,浑身虬劲贲张的肌肉, 仿佛随时会爆裂般的,弥漫着无穷无尽的精力!让人见了真是羡慕不已。金建刚 也是二年级的。
 
  住在金建刚上面的汪明和我同班。第一眼见到他总让人感到有点别扭。起先 我不知是何缘故。后来才注意到:原来是因为这么热的天,在男生宿舍大家基本 只穿着一个裤头,便是「文雅」些的上身也再穿一个小背心。而他却是「衣冠楚 楚」仿佛随时准备出去一般。他手里拿着一柄纸折扇拼命的摇着。他的脸上也一 直挂着笑容。但和俊哥不同的是他的笑容给人一种嬉皮笑脸的感觉。宿舍里其他 人都叫他为「老大」我感到奇怪,他哪里像「老大」?如果是俊哥或肌肉猛男被 称为老大还有得说。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他爱装酷,摆派头,到哪里都俨然一付老 大的样子,所以大家也就称他为「老大」了。他最大的优点便是「自来熟」他到 校只比我早四五天,这层楼的一百多号人已几乎都认识他了。
 
  对面的下铺上是一个皮肤白白净净的小伙子,戴着银丝边眼镜,梳着中分的 小分头,发丝梳得油光水亮。他的左颊上有一个大黑痣,黑痣上一根长长的毛发 真是「矫然不群」。
 
  中分头,一撮毛,怎么想怎么让我想到林雪原中的土匪。他叫王三奇。王三 奇的上铺没人住,上面放满了大家的行李。
 
  班主任安排我到302室后,简单的让大家互相介绍一下就走了。我和父亲 开始收拾东西。俊哥主动的上来帮忙,并亲切的对父亲说道:「叔叔,你歇一歇 吧,有我们年青人在这里,还用你忙吗?」父亲也真累了,从江浦到学校有好几 里路,这么多行李大部分是父亲拿的。
 
  老大摇着纸折扇,施施然的踱了过来,「指导」道:「阿力,你应该…… (省略琐言碎语三百余字)」我当时正在埋头收拾行李,却不知道他是对我说的。 我的全名叫施力伟,从来没有人这么叫我的,而且我和他相识还不到半个小时, 以为他和别的什么人说话。俊哥见我没答理就他就笑着对我说道:「施力伟,老 大和你讲话呢!」我这才恍然而悟,连忙随口应了一声,然后继续整理行李。 
  老实说当初第一次听到「阿力」这个如此亲昵的称呼令我全身汗毛瞬间全部 进入「警戒状态」。但后来才知他是习惯如此,特别是我听他一直肉麻的叫王三 奇为「奇奇」后,更觉释然,——还暗自有庆幸之感。
 
  收拾停当后,俊哥掏出十块钱的饭票,对我说:「看样子你们还没吃晚饭吧? 食堂在教学楼后面。出了宿舍楼后,向左拐,一直走就可以看到了!哦,金建刚 从健身房刚回来,也没来得及吃饭,你和他一起去吧!」说完扬声说道:「老四, 过一会儿带施力伟一起去吃饭!」
 
  金建刚此时正在洗衣房冲澡,听了应道:「好吧!」
 
  我把饭票递还给俊哥,不好意思的推辞道:「我……带钱了!」俊哥笑道: 「我知道,食堂只收饭票的哟,现在去可没有地方买饭票!」我手忙脚乱的要掏 钱。俊哥抓住我的手,不悦的说道:「你把我当成卖饭票的了吗?」我心中一慌, 一时不知所措。(高中生涯一直专注学习的我,对人情世故并不太通晓,总怕自 己说错话得罪人,后来在与俊哥一起的日子时我学得了许多许多……)俊哥笑了 笑,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就算是我这个二年级给新入学的学弟最 简单的欢迎宴吧!」我心头一热,十块钱的饭票,价值虽小但我却感到浑身暖融 融的。当时的我心中想道:「俊哥,你毕业的时候我一定单独替你饯行……」 
  我﹑父亲﹑金建刚三人到大食堂去吃饭。学校的大食堂很大,可以容纳得下 四五千人同时用餐。现在已很迟了,所以偌大的食堂吃饭的只有十多个人。父亲 先坐了下来,我和金建刚各自打了饭菜回来。我见他打了一斤饭,二份大排烧土 豆,一条鱼,一份青菜,四个鸡蛋,就问道:「买这么多,是俊哥也来吗?」金 建刚摇了摇头说道:「他不来,这是我一人的。」我心中暗道:「一个人吃得了 这么多?你也太夸张了吧?」他看我两个钵子里的饭都在半斤左右,就说道: 「怎么?年青人就吃这么一点?」我笑了笑,说道:「习惯了。」他看了我一下 说道:「缺乏锻炼!以后经常和我一起锻炼怎样?」我笑了笑说道:「谢谢,我 怕不是这块料,练也是白练。」他不再言语,埋头吃起饭来。他吃饭的神情专注 的好像在解决什么难题一般。
 
  我和父亲没吃完,金建刚已先吃完了。他起身拿着钵子起身就走。
 
  「怎么一个招呼也不打?」我心中嘀咕道。
 
  哪知他并未回去,而是又到窗口买了一碗稀饭,两个馒头回来。我看得目瞪 口呆。他看着我笑了笑,又「全神贯注」的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