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凌辱的妻子】 - 哥哥射,哥哥色,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在线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被凌辱的妻子】

【被凌辱的妻子】

 
  我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今年33岁,妻子叫陈艳,今年30岁,妻和我在 同一个公司上班,她虽然今年已经30岁了,但由于她平时保养得好,看起最多 也只有23- 4岁,高高的身材,乳房挺耸,屁股又圆又大。我以前是自己做生 意的,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做下去了,就托了个熟人在当地最大的公司做了个 一般的职员,工资虽然不是很高,但一个月也还过得去,但自从我上班后我的噩 梦也就开始了……
 
  前面说了我以前是做生意的,自己想什么时间开门就开门,想什么时间关门 就关门,开先两天上班到还准时,但过了不久就没注意了,公司规定是8:30 上班,有一天由于闹钟坏了,我睡到9:30才起来,后来慌慌张张的去上班, 但我们部门的主管已经知道了,我去的时候他有事出去了,留下话叫我下班到他 办公室去一下,接着其他的同事就告诉我可能是准备开除我了,因为以前几个人 就和我一样的情况,结果都是开除了事。一上午我都是在恍恍惚惚中度过的,不 知道开除后我还能找到什么象样的工作。直到中午下班也没见主管回来,我想那 我就等上班的时候再去好了,过后就回家吃饭,在吃饭的时候有同事打来电话给 我,说看见主管回公司去了,我一想不如我现在就去,一是公司现在正好没什么 人,二是送点礼给他,可能我的事情还有转机,接着我马上就在外面的超市买了 两瓶好酒和两条好烟,坐车就往公司去了,到了公司一看果然是没有什么人了, 提着礼物我就上楼了,到我主管的办公室外面我刚刚准备敲门,就听见一个女人 的声音在里面说「谢经理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好不好,我保证他不会再有下次了。 我仔细一听这不是我妻子的声音吗?难道她已经知道了在我为说情?呵呵! 
  我心里还在高兴,我想她上班比我早,虽然不是同一个部门,但都是在同一 个公司的,应该熟人和熟人之间好说话。接着就听我们经理在说,不是原谅不原 谅的问题,而是公司的规定一直如此,我也不可能为了这件事而冒着犯这么大的 险吧?我在外面听见这些话心也开始往下沉了,后来我想老这样在外面偷听,如 果有其他的同事看见我手上提着的礼物就不好了,正好我知道经理办公室隔壁就 是一间员工的休息室,平时用来员工午休的,而且最主要的是墙上的通风孔可以 看见经理的办公室,于是我就用身份证打开休息室,进去后放下礼物就悄悄的搬 了根凳子站在上面往那边看,只见今天妻子穿的是我给她买的黑色的超短裙,正 站在经理的对面,经理则座在对面手里拿着杯子悠闲的喝着茶,接着妻子又说: 「谢经理我知道他这次是过份了点,但趁现在老总还不知道,你就原谅他这次吧!」 
  刚好经理手里的茶水这时喝完了,准起身倒开水,妻马上就把茶杯接过来, 说我近点还是我去倒好了,烧开水的热水器放在地上的,只见妻低下身倒开水, 这时我一看要命了,只见妻穿的超短裙几乎已经全部退上去了,里面穿的黑色的 真丝内裤清晰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她穿的又是那种超小的真丝内裤,雪白的屁 股就只有中间有根带子和一块小小的布包裹着,由于是蹦着的,两片阴唇紧蹦蹦 的体现在内裤中间,这时我看见经理也已经注意到了,并且已经起身站到我妻子 的后面了,由于热水器放出的的水非常的小,而且经理的茶杯又是大号的,所以 妻子正在专心的倒开水,不知道灾难正在一步步逼近,只见这时经理跪下身去用 他的鼻子深深的对着我妻子的内裤中间闻了闻,我这时第一时间就准备马上喊干 什么,但转过来一想我这一喊我也会有事了,我没员工休息室的钥匙,那到时他 们会不会冤枉我偷东西,而且我内心深处也有一种变态的声音再喊不要出声,看 下去。于是我就没喊,接着往下面看。
 
  这时我见经理已经闻过了,然后马上就用他的双手拉着我妻子的内裤往下面 一拉,妻子对这突然的一来还没反映过来,就看见经理用他那可恶手摸向妻的两 片肥厚阴唇了,这时只见妻子叫到你在干什么,小心我喊救命。可能是经理也害 怕了的原因,马上就用右手在我妻子的脖子上狠狠的敲打了一下,接着就看见妻 子软软的倒下去了,然后就看见经理把妻子抱起放在办公桌,低头在抽屉里面拿 出强力透明胶,往妻子的双手和嘴巴狠狠的缠绕了几圈,接着只见经理双眼满布 血丝,象一头饥饿的野兽,贪婪的望着猎物。妻子的脸侧放着,细嫩的脖子曲成 一道优美的曲线。
 
  他抚摩着妻子的秀发,在她的玉颈上深深的吻了一口。然后他握住妻子的左 手,将洁白得不带一丝瑕疵的秀美手掌贴在脸上亲吻。妻子的外套是那种没有纽 扣的前开的白色长袖通花线衣,他抓着她的后领口往下扯,外套被扯到背部,妻 子的香肩露了出来。他再将她的左手从袖筒中抽出,接着是右手,于是白线衣就 到了他手中。经理又把手伸向超短裙的拉练,随着「哧——」的声音,拉练就从 后面拉开了,接着超短裙就滑到了地上,妻子背部晶莹洁白的肌肤露出了一大片。 
  经理将手放到她光洁动人的背上,仔细的感受着这「只应天上有」的雪肤, 于是妻子的上身只剩下一件无肩带式的白色文胸。
 
  接着见他深呼吸了一下,弯下腰,左手伸到妻子光洁的背后,熟练的解开了 文胸的搭钩,右手缓缓在她胸前一抹,文胸就到了他的手中。妻子那动人的乳房 也就微微带着一丝颤抖,彻底地裸露在他的视线之下:白皙如玉的肤色,圆锥状 耸立的双峰,圆滑柔美的线条,两粒鲜嫩诱人的小樱桃,呈现出成熟少妇的风韵, 跟着他伸手拈起妻子三角裤的上缘,用力往下一拉,三角裤便被褪到了膝上,隆 起的阴阜和黑亮的阴毛,这女性最隐秘、最宝贵的部位,也完全暴露出来。经理 将她的裤衩徐徐褪出,完成了淫虐的第一步:妻子的衣物顷刻之间被剥得干干净 净,莹白玉体上已没有寸丝半缕,清清白白的娇躯裸裎在淫魔的眼前,洁白光滑 的胴体上不带任何的瑕疵,如同粉雕玉凿一般。
 
  妻子这时象是一位沉睡中的女神。这无瑕的胴体,本应是在自己家中的卧室 里,享受着我的细心呵护。然而现在她却玉体横陈在一张陌生的办公桌上,如云 秀发,胜雪皓肤,柔嫩得象鸽子一样的乳房,从未被外人探视的神秘下体,晶莹 修长的大腿,没有一丝遮掩,彻底地裸露在一个被认为是「朋友」的男人面前。 
  她光滑的肌肤、柔软的胸膛还有神秘的下体,眼看就要被玷污,她却没有反 抗,只因她已无法阻止桌边的男人将要对眼前赤裸胴体的奸淫。
 
  在品尝妻之前,他好象还有其它工作要完成一样,只见经理在办公室里这个 抽屉找找,那个抽屉找找,最后竟然找出一部相机,然后他把相机的镜头对准了 妻子洁白无瑕的裸体,他还把妻子的身体摆成各种淫亵的姿势,然后一一把它们 照下来。「有了这批裸照,她以后都是我胯下的奴隶!」他自言自语的说到。不 一会儿,整整两筒胶卷已照完了。经理放下相机,他拿起一个遥控器对着天花板 按了一下,一盏小红灯亮了,这竟然是一部隐藏的摄象机,难道他要把奸淫的过 程录下来?他有这种习惯,不知道还有多少女人被这色狼侮辱过,我心里恨恨的 说到,这时我也知道再做什么也没有用了,反正妻子已经被他侮辱了,不如继续 看下去,正好也满足我内心另一种变态的心理,接着只见经理做完这一切,他用 飞快的速度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挥舞着胯下巨棒,一步步走向不醒人事的妻子那 冰雪一般的胴体……
 
  比起妻子晶莹洁白的胴体,经理的皮肤黝黑粗糙,尤其是粗大通红的阴茎, 高昂着象一条毒蛇,比起妻子的纤纤玉手,经理的双手显得粗大多毛。他就用这 双大手,剥光褪净了妻子身上所有的衣物、首饰,让她的玉体完全赤裸、彻底袒 露。这双手现在拨开了妻子前额的一缕秀发,用指尖触摸她光洁的额头,指尖顺 着瓜子脸的两侧滑到下颌,然后是细致精美的脖子,接着是骨肉有致的香肩,每 到一处,他都仔细的品味着指下的肌肤,直到手指滑到妻子高耸的胸膛上。妻的 乳房是少女一般圆锥型的,依然挺拔,丝毫没有下坠,美妙的圆弧一直延续到腋 前,象两座雪玉的山峰,山的顶峰是一圈淡红的乳晕,中间是尖尖的红点点,细 细的乳头仍象少女一般柔软,洁白细腻的肌肤滑如凝脂,给他一种温润的感觉, 在经理手指的轻触下,柔滑的肌肤随着指尖微微的起伏着。
 
  他把整个手掌贴在乳峰上,又将双乳握在手中。这高耸的双乳弹力十足,而 且和少女乳鸽般的胸膛不同的是,妻的双乳还非常的柔软,没有一点生和涩的感 觉,用手掌在乳房表面轻扫,还能看到双乳在细细的颤抖,显出一种成熟少妇的 妩媚和艳丽来。经理把妻子的双臂摆成高举的姿势,这样整个胸部的抡廓显得更 为清晰。他把手指伸到她的双腋下乱摸,因为是夏天的关系,妻子把腋毛剃得干 干净净,瓷白的皮肤相当光滑,双臂的内侧更是娇嫩异常。他一遍又一遍地抚摩 着妻子洁白细腻的双乳,久久不愿放手。温润的感觉令他的性欲之火熊熊燃烧, 眼看巨棒快要饿坏了,他才又在妻子乳房上轻轻的揉搓了一会儿,拨动了几下两 个乳头,才依依不舍的继续往下……
 
  可能是因为乳房和阴道同时受袭,令妻子的身体渐渐有了反应:长长的睫毛 开始抖动,一层红晕悄悄爬上了她的俏脸,大阴唇在经理手指的亵玩下越来越红, 阴道内也开始有透明的爱液溢出。经理似乎觉察到妻子身体的变化,左手移到她 温软洁白的胸膛。挺拔的雪峰在他的手下被捏、揉、搓、抓、握,光滑的皮肤渐 渐战栗,莹白的肤色在他不住的玩弄下渐渐变成粉红。经理开始亲吻妻子的乳头, 楚楚可怜的红樱桃在舌头的不停舔吸下慢慢的变得艳红硬实起来。右手在下阴的 狎玩也渐渐升级,他的食指开始在阴道里抽送,还不时抬举阴道壁,妻子的下阴 受到突如其来的袭击,分泌出越来越多的爱液。妻的头向后仰起,乌黑的长发垂 下散落在她莹白裸裎的胴体,下身无力的斜斜达在桌边,形成一条弯弯的曲线, 雪玉般的身体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香。经理将头埋在她的双乳中吮吻舔吸,左手 托着她光洁的背部,右手则不停的尽情抚摩着她的高耸的乳房、平坦的小腹、莹 白的大腿和柔软的臀部,不时将手伸到她两腿中间,狎玩微隆的阴阜和细嫩的玉 门。
 
  这时他的阴茎早已高昂着头,触摸着杏仁豆腐一般柔软细嫩,又如剥壳鸡蛋 一样光滑洁白的肌肤。妻子的裸体被紧紧的抱着,随着经理的动作起伏,长发紊 乱的披在背部,象是分割着她的身体。在经理长时间的抚摩,特别是玉乳和下阴 被不断的刺激下,她的清纯的胴体益发的妩媚,益发的明艳动人。经理含着妻的 乳尖吮吸着,一双眼睛色眼迷离的扫视着赤裸的女体,眼看妻身体的反应越来越 明显,不由得心花怒放。他的右手发现妻的下体已充分湿润,连阴毛也湿漉漉了, 就知道她冰清玉洁的身子已变得敏感,「前戏」已充分,可以开始「进入」她的 身体继续探索了。经理让她的身子平卧在自己身前,将她的双手举高过头,两条 玉腿曲起,然后把她的两膝尽量的向两侧拉开,压低,贴近水平,使雪白的大腿 最大限度的被分开。妻的小腹由于这个缘故变的明显的向上隆起,而整个会阴部 则清晰的显露。
 
  这个姿势的全裸女体,象是表达一种求欢的请求,而不是抗拒被强暴的努力 了。经理可能体会过很多交媾的方式,而且肯定绝大多数都是强暴奸淫,他可能 觉得还是最普通的姿势最容易达到高潮。当然要用最直接的方式。他半跪在床边, 捉住妻纤巧修长的十指握紧他通红粗大,青筋暴现的肉棒不停摩擦,冰凉的玉手 不带一丝浊气,令他狂暴的肉棒不由的顶礼膜拜。然后肉棒触摸妻的秀发,发丝 刺激龟头的麻痒感觉象过电一般。火热的肉棒划过白净的脸蛋,直接顶在妻薄薄 的红唇上,经理的肉棒溜过玉颈,停留在妻的胸前,肉棒轮流向柔软洁白的双峰 刺去,就象凶恶的屠刀挥向待宰的羔羊。肉棒继续往下,越过雪白的平原,穿过 乌黑的森林,跨过粉红的峡谷,没有停留,直到清亮的大腿根部,肉棒在这画了 一个圈,停下来,一顿一顿的对准了妻鲜嫩的玉门。
 
  经理直起身子,将双手扶住妻的柳腰,双脚固定好妻的玉腿,将肉棒最后一 次调整好方向,然后慢慢往前顶。龟头接触大阴唇的一刹那,经理又停了下来。 
  通红的龟头正好顶着那条缝隙中间的花心,肉棒在一顿一顿的,龟头轻轻的 扣击玉门。经理极缓慢的让肉棒掀开了妻的大阴唇,然后肉棒就如脱缰的野马, 朝着妻的秘穴直冲,进入的瞬间,经理好象无限爽意的哦了一声……
 
  这时妻子好象已经慢慢的在苏醒过来了,她很想睁开双眼,但却没有一丝气 力。下身的撕裂疼痛感觉越来越清晰。她的呼吸急促,嘴里模糊的叫着救命,头 痛苦的在左右摇摆着,由于手和嘴都被捆绑着,只能用无力的双手胡乱推着,呼 救的声音变成低弱痛苦的呻吟:一颗晶莹的泪珠流过光滑的面颊,落到桌面上, 接着又是一颗。这时只见经理他更卖力的将肉棒抽送起来,不时还用龟头在妻肉 穴的壁上用力研磨,肉棒也越插越深。果然在越来越猛烈的抽插下,妻的秘穴渐 渐的张开,无力阻挡肉棒不断的冲击。经理索性将妻的两条玉腿高高举起,放到 自己的肩膀上扛着,用满是胡渣的脸摩擦着大腿内侧最细嫩洁白的部分,双手捉 住她的大腿根部往后压,丑陋的肉棒再用力的往前顶,「噗嗤」一声,巨大而长 的肉棒大部没入妻的身体内,这时只见大棒往回退出少许,双手一用力,身体向 前猛的一倾,下腹撞击在妻的耻部,紧贴着妻圆隆的阴阜上,这只能是我个人享 用的山丘终于被无情攻占,丑陋巨棒直插到底,完全插入妻的体内直至根部,两 人的阴毛相互缠杂在一块,经理粗硬浓密阴毛、腹毛刺在妻的胴体上。妻的秘穴 终于被奸占了!
 
  经理应该完全清晰的感觉到龟头撞在妻柔软温暖的子宫颈口上。妻下意识发 出了「啊」的一声,充满了痛苦。经理开始强力的抽送起来,胯下毒蛇凶狠的一 次又一次在妻的秘穴里翻腾、戳刺,巨大的冲击力将妻的裸体直撞得上下移动, 下腹部一次又一次撞击妻的小腹,耻骨相碰,阴毛互相摩擦,发出沙沙的的声音。 
  每次肉棒回退,由于动作的猛烈,妻的阴道内膜有少许被带出,令他看到了 红色的花蕾。肉棒上沾满了妻的蜜液,每当抽插的过程中,就发出「噗嗤、噗嗤」 
  淫糜的声音。经理的奸淫还在继续,他把妻摆成各种体位,尽情的蹂躏着, 莹白的裸体在夏日的空气下抽泣……抽插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经理好象终于忍 不住了,一股灼热的液体高速从龟头射出,一滴不漏的全部喷洒在妻的子宫内。 
  然后他拔出软下去的肉棒,得意的狂笑,「现在,你完完全全属于我了,哈 哈哈哈……」
 
  浊白的精液顺着宫颈口,流过阴道,一直流到妻雪白的大腿两侧,形成污秽 的斑块。经理的大手在妻的下身使劲擦了几下,涂在了妻的脸上和嘴唇上,然后 疲倦地座在他的椅子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