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姐·欲】(01)【作者:nnsd】

【姐·欲】(01)【作者:nnsd】

字数:449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我叫丁强,二十四岁,和妻子王晨结婚有半年你多了,我们是参加工作以后认识的,在一起了快三年,我的本意是不想太早结婚,架不住她一直念叨,最后还是和她领了结婚证。  老婆小我一岁,性格天真活泼,她还有一个姐姐王露,大她两岁,还没结婚,所以婚礼那天,有人问起大姐王露她丈夫怎么没和她一起来时,她笑了笑显得很尴尬。  妹妹都结婚了,姐姐却还是单身,这多少会让人有些奇怪。  说起老婆的姐姐王露,就我个人而言实在是比老婆要漂亮许多,身材高挑皮肤像婴儿一样嫩滑,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只能用女神两个字来形容,关键是气质还好,她笑起来的时候很温柔,像邻家大姐姐一样,当她面无表情的时候又有种心中藏了许多秘密的忧伤,让人心疼与好奇。  说了这么多大家也应该想的到,我确实是对大姐王露心存好感,在跟着老婆回到她家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她姐,真有种后悔没有遇见到她的可惜。  不过这种情感一直被我掩藏的很好,每次家庭聚会的时候我都克制自己不去多看她一眼,在家里也很少主动去谈论她。  直到知道了大姐要来我们居住的这个城市找工作,我的心思又再次活跃起来,当天晚上的聊天内容当然离不开大姐了。  「我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跟她那个男朋友处的好好的,又要闹分手,人家还是公务员嘞,刚才给我妈打电话,我妈一直到电话里说她知道吗。」  我手里捧着书装作随意聊天的样子:「或许两个人不合适呢,这种感情的事外人还是少管为妙。」  老婆顿时不乐意了:「什么外人!我是她妹妹,她是我爸妈的女儿,我们难道会害她吗?」  「我口误我口误。」  老婆依然不依不饶:「真是的。她那个男朋友你上次又不是没见过,不要太好哦。要卖相有卖相,要学历有学历,工作又是铁饭碗,听说家里都早给他准备好房子了。这样好的男人现在去哪里找,我就说我姐一直都挺傻的,这么好的男人都不要有大把的女人等着抢呢。」  老婆的话让我心里有些不高兴,带点情绪地说道:「这么好的男人你是不是也想嫁给他啊。」  说完侧过身背对着她随便翻着书看,老婆沉默了一会似乎明白过来自己的言语不当,开始了她惯常的一套撒娇求和的伎俩,我在她的哄、拉、靠、嗲全套服务之下只能把气往肚子里吞。  「我记得你姐是不是高中没念完就去工作了。」  话题再次回到大姐王露身上。  「是呀,那时候我们家里穷,只能供一个孩子上学,我姐就把这个机会给了我,她那时候的成绩可好了。其实我心里一直觉得挺对不起我姐的,所以看到她好不容易有个好归宿,现在又泡汤了,我是在替她可惜。」  在我的观察之下,老婆和她姐的关系确实是挺好的,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有时会避着我躲到一旁去说悄悄话。  「有没有可能会是那个男的不愿意和你姐结婚,只是玩玩那种。」  「不会吧!」  我抛出来的假设把老婆吓了一跳,也可能是我的嫉妒,在我第一次见到大姐的男朋友的时候就有种直觉他不是好人,有种道貌岸然的感觉,跟刚见面认识的我表现的很熟,却让我觉得他是在卖弄着自己。  「应该不会,看他的样子不像是那种人才是。」  对于老婆这种只知道看人外表判断的单纯女人,我还是少和他说些社会的阴暗面为好。  又和老婆聊了一会别的,便各自睡下。  第二天一早我家的门铃就被认敲醒了,我简单套了件睡衣就出去开门,从猫眼里一看,果然是大姐王露,我打开了门很热情地叫了她一声:「大姐,你来了,我和小晨还打算去车站接你呢,你一个人拿着行李过来多不方便,还怕你不认识路找不着。」  我说着话赶忙接过大姐手里的行李箱,稍微掂量了一下,挺沉的,像是搬家一样,我心里顿时有些雀跃。  大姐很温柔地笑了笑,带着几分不好意思:「你们结婚那天我来过一次,还记得路,反正也没带多少东西就不用麻烦你们还跑来跑去。」  我也不过多客套,赶紧招呼着她进屋,我家的门户一周都加固了一层金属,连底下都有,有时一不留神就容易拌一跤,在我想把大姐的行李箱提拉进屋里的时候,我一下力没使足,滚轮就卡在了门底下的金属护栏上,再拉的时候谁知道行李箱的拉杆一下从一级伸缩到了二级的长度,猝不及防之下某个重要部位就被拉杆顶到了。  而在开门之前,其实我早就醒了,不止是我,妻子也醒了,正在床上做着运动,出去开门的时候那个地方还没有下火,现在冷不防地给了它一下,那痛楚可想而知。  当时我就半跪着蹲下了,大姐看着我难受的样子,以为我出什么事情了:「小弟你怎么了,晨晨快出来,小强好像不舒服!」  这好像是老婆他们家乡那边的习俗吧,对妹夫、或者姐夫一类的,不会直接叫名字或者姐夫,都是用小弟、大哥这样亲切的称呼,显得不见外。  妻子应该是在我们聊天的时候早已经穿上了衣服,一听到大姐的叫唤,就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见我蹲在地上起不来,把她给吓了一跳忙在我身边问我哪里不舒服,我一个男人那个地方受伤了,哪里能在两个女人面前说出来,强忍着阵痛从地上站起来,挤出笑容说道:「老毛病,可能是早餐没吃,胃不舒服。」  大姐应该是信了,老婆却是将信将疑地看着我。  我们帮着把大姐的行李拿进了屋子,老婆负责招呼着大姐,我谎称进去换件衣服,实则是躲进卫生间里赶紧看看小老弟有没有受伤。  仔细看了看,没有明显的外伤,自我感受了一下,内伤应该也是没有的,具体情况还有待观察。  我不好在房间待太久,穿了件家居装赶紧出来,老婆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姐在她旁边帮着忙,其实是我说反了,应该是大姐掌勺,老婆在旁边打下手,她在厨艺一途上的斤两我是再清楚不过的。  两姐妹就是在做早餐的时候都是有说不完的话,笑声和她们扭动的腰肢在厨房里不断穿梭,我看着这温馨的一幕,产生种错觉,我们三个人如果能这么美好地生活在一起应该会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早餐做好了,大懒虫快过来吃早餐了。」  大懒虫是老婆对我的爱称,实际上家里的家务活有百分之八十是我做的,而她只不过负责把垃圾倒了。  看着那一桌美味的早餐,这是我多久没有见到过的,换了是老婆和我在家的话,最多是到外面卖点早餐回来吃。  「谢谢大姐,你是客人还让你动手,真不好意思。」  「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对啊对啊,我姐是我姐,就是你的姐姐,这里哪有什么客人的,你这样说是不是不欢迎姐姐来我们家。」  昨晚还在吐槽自己姐姐糊涂的老婆,现在又站到了她姐那边把我当作阶级敌人斗争。  我被老婆说的一脸的委屈,连连否认,她还像小孩子一样不依不饶,大姐看着我们俩斗嘴的样子,掩嘴笑了起来。  「姐,你来这里工作找好了吗。」  我们三个人坐下来边吃边聊。  「还没有,我看待会就去网上看看能不能找着什么工作适合的。」  大姐眉头皱了皱,看得出来正为此而烦恼。  老婆突然大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调皮地说:「没事,我们家的这个别的没有,就是认识的人,让他帮你去找,他要敢不卖力,看我怎么收拾他。」  说着把她的小拳头在我面前比划了两下,我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大姐满怀感激地向我看来,嘴里还在道谢。  「姐,你等会要不要给爸妈先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你到这了。」  「这……」  我看得出大姐有些尴尬,猜想她可能因为分手的事情和岳父他们闹了矛盾,这才从家里出来,现在打电话回去多少有些难为情。  也不知道老婆是不是缺心眼,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在旁边替大姐解围说:「大姐刚做了一路车过来,先休息休息吧,电话我等下打给爸妈给他们报个平安。」  老婆转头很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而大姐则是十分感激地朝我点了点头,那种眼神让我觉得我和她之间是那种不需要过多言语,彼此一个动作就能明白对方心思的伴侣一样。  大姐的房间是次卧,就挨在我们夫妻房间的旁边,中间隔了一堵墙,那间房间是打算将来给我们孩子准备的,所以装修、采光都挺好的,我们帮忙把房间收拾干净。  大姐从行李箱中拿出自己的衣服挂上,我稍微瞥了一眼,没有几件衣服,倒是带了一台笔记本电脑,难怪觉得行李箱这么重,其实我们家里无论是平板电脑还是主机、笔记本都有,足够三个人使用,但从这也让我看得出来大姐是一个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她的骨子里应该就是那种比较坚强的女孩。  「妈,大姐已经到我们家了,……嗯,挺好的,我和小晨会照顾好她的,你和爸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也挺好的,等有空了我就和小晨回去看你们,……嗯,好,我会的,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好,拜拜。」  在卧室里给岳母打完了报平安的电话,刚转过身就见到老婆双手交叉一脸思考的模样紧盯着我不放,似乎是想用她的肉眼当作B超把我从里到外看透。  我被她盯毛了,忍不住问她:「你看我干嘛,老公就是再帅也不用这样盯着看呀。」  老婆忽然冷笑了一声说:「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心里除了我以外还有没有住着其他人。」  我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醋味,知道老婆是吃醋了,但为了什么吃醋,吃我跟谁的醋就想不明白了。  我配合着她摇了摇头说:「肯定还有别人呀,还是女人,还不止一个。」  果然老婆的双目圆睁,咬牙切齿一看就知道想要把我按在地上狂扁的样子。  「说,还有谁!今天你不说清楚,就不要上床睡觉。」  这是每个结婚后的女人都会的必杀技,不让自家男人上床睡觉,老实点的就去沙发上过一宿,比较滑头的跑到外面去可能就引起婚变了。  至于我这么有点坏坏又够聪明的男人,肯定是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  我装作很害怕的样子,遮遮掩掩地说道:「其实那个女人你也见过,她温柔、善良、大方得体、气质高雅,最重要是漂亮,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的美丽了,感觉词穷了。」  我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让老婆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手里抓着枕头的脚步也离我越来越近。  「你、你干嘛?」  只听一声大吼,一阵棉花乱棍就打在了我的身上,老婆边打边骂:「让你心里有人,坏人、坏蛋!打死你、打死你,看你还敢不敢想其他女人!」  老婆有时虽然刁蛮任性,但她嘴里从不说脏话,生气了骂起人来都是来来去去几个字。  「我话还没说完呢,等会,先暂停。」  虽然枕头打在身上,再加上老婆那微不足道的力气根本没什么感觉,但我还是配合地装作十分疼痛的样子抱头鼠窜。  老婆打了一阵之后估计自己也累了,停了下来,喘着大气恶狠狠地问:「说,那个女人是谁?」  我嬉皮笑脸地凑到她身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当然是……咱妈了。」  老婆当下又是想笑又是生气,一记顺肘就打在了我的胸口上,我压着胸口倒在床上,那是真痛啊。  老婆看我的样子不是在演戏,赶忙过来查看,我突然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淫笑着对她说:「把人都打坏了,你说,要怎么赔偿?」  这浪荡的样子把老婆看得娇羞不已,试着推了推我,发现我实在是太沉推不开,气场弱下来,害羞地问:「你想怎么样?快起来,我姐要是进来看见了成什么样子了。」  「大姐在睡觉,不会进来的,小娘子。」  我用手指轻挑老婆的下巴,她的脸蛋更加显得红晕,「那、那我就叫她了。」  「叫啊你叫啊,你叫破喉咙都没人会来救你的。」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表情神态完全可以比肩那些专业演员。  老婆娇嗔了几下连带着又捶了我胸口几下,便颌上下巴害羞地不敢看我。  我早上未完成的那股淫欲顿时燃起,手扶上了老婆的臀部,开始了做一些爱做的事情。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