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儿子眼中妈妈的生活经历】(16)【作者:DudeDuke】

【儿子眼中妈妈的生活经历】(16)【作者:DudeDuke】

字数:509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  逛了一天,拍了不少照,原本想找个借口去DG酒店偷窥妈妈的,可惜小朱夫妇根本不允许我离开半步,是的,我年纪还太小,大人们还不会让我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自由行动。我想知道妈妈在干什么,就不时地给妈妈的微信发消息,让我惊奇的是每次发过去妈妈总是第一时间就回,一点也不含糊,不过下午将近两点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还不过来,她就不再回我了,唉,应该是开始「治病」了吧。旅游真是很累人的事情,晚上回到酒店已经快十点了,一直没有妈妈的音讯,她和老猴子老丁三人一天都是怎么过的,除了上床以外?  忽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爸爸打来电话了。  「喂!爸爸!」  「小佳吗?还没睡啊?妈妈在吗?她的手机怎么总是打不通?」爸爸语气中有难以掩饰的焦急。  「哦……妈妈不在我这里……」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替妈妈圆谎,心里暗暗责备自己早该想到爸爸可能会打电话过来,白天那么多时间也没有想好说辞。虽然我会觉得好像对不起爸爸,但是我在替妈妈隐瞒方面丝毫不犹豫,因为我知道如果爸爸知道真相,我们家很可能会破裂。  「什么?她这么晚了不和你在一起?……」爸爸显然很吃惊,「你们不是去旅游了吗?你现在在哪里?」  「我就在原来的酒店里啊,白天去了一趟黄果树,现在回来了。妈妈她……去看病去了。」  「看病?她怎么了?不舒服吗?什么时候去的?」  「是啊,她说她胃不好,去本地一个中医那里治。早上就去了。」  「……那她这么晚还没回来?她晚上和你联系过吗?」  「……没有!」我沉默了一会才回答,脑中乱成一团,本来打算说个谎,可是怕和妈妈的说辞对不上反而帮了倒忙,最终还是选择说实话。  爸爸久久没有再说话,我能想象到他的表情多难看。  「好吧,那你先睡吧!」爸爸用罕见的沉重语气说了晚安,然后结束了通话。  我长出了一口气。  妈妈到现在为止也还没给小白充电?想起妈妈今天一直也没和我联系,我心里也有点不好受。看来准是和老丁他们玩得太HIGH,把什么都忘了。  躺在床上许久,我反复想着这几年发生的事情,确实,妈妈做得再隐蔽,爸爸多少总会有所察觉吧!刚才爸爸表现出来的焦躁让我感到很不安,我也试着打妈妈的电话。  咦?竟然是通的。  「小佳?怎么啦?」妈妈动听的声音传过来,但是听上去不如平时那么自然。  「妈妈怎么没去黄果树?我都回到酒店了。」我明知故问。  「哦,妈妈看病排队等了很久,原来以为很快能看完,结果等到下午才轮到妈妈,看完都下午三点多了,还要等明天验血结果出来。这里离酒店挺远的,方便起见妈妈就在这里附近找了家旅馆住下了……爸爸刚才打电话给你了吧?」妈妈很温柔地说。  「是啊,他好像不太开心呢。」  「妈妈刚才也和他通过电话了。他责备妈妈怎么舍得把你一个人丢下,你是不是也怪妈妈?……啊!丝……啊!」接着我似乎听到床晃动时的吱呀声,还有妈妈好像轻轻说了一个「别」字,但很快安静下来了。  「妈妈怎么了?」  「……没什么,妈妈要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妈妈声音怪异地说。  「那好,我挂了。妈妈晚安。」我正要挂,传来一阵杂音,然后是刺耳的「哐啷」一声,好像是手机被放在了桌上,接着听到一个成熟男子低沉而清楚的声音,  「好啦,我们偶尔聚聚你怎么这么多事?」啊!这是久违的张局长吗?  「让我把电话挂了,你干什么?!」妈妈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似乎有点生气。  「已经挂了,你儿子都说晚安啦。」男人用霸道的口吻说道。  「万一没有呢?让我看看……」  「没挂也好啊!就让他听听自己老妈是怎么被男人干的!……今天真扫兴!」  一阵床受到重压发出的声音。  「怎么啦?接几个电话也不行啊!?」妈妈用小女孩撒娇一样的口吻说道。  「接电话的时候一边得让我操才行,插着不动,难受死人了!拍死你!」说着听到「啪啪」的两声响,前面一声响亮清脆,后面一声沉闷压抑,夹杂着床的晃动声。  「啊!……轻点!太深了……人家小屁股被你弄疼了!」妈妈娇滴滴的声音传来,「你怎么变得这么坏!」  「嘿嘿,还小屁股?又挺又翘又圆又大的……嗯!」又是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妈妈同时也发出听上去痛苦的呻吟声。我想妈妈一定是趴在床上翘着屁股承受着张局长的进攻。  床开始有规律地发出晃动声,妈妈的娇喘和男人粗重的呼吸声也连成了一片,持续传来的肉体相撞的声音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流行把男女性交叫做啪啪啪。听得出手机离床很近,所以听着好像两人就在我身边,比以前听爸爸妈妈做爱刺激多了!而且爸妈做爱一般不说太多话。  我兴奋得几乎浑身发抖,呼吸也重了起来,对了,可千万别让他们听到我这里的声音,我赶紧钻进被窝里,生怕房间外面可能会有什么声音通过手机传到妈妈和张局长耳朵里。  「嗯……果然够紧!真爽!……叫老公!宝贝!」张局长好满足的感觉。  「啊!老公!……老公!啊!……人家舒服死了……好胀,你慢点儿……嗯啊!」不知是真实的兴奋还是为了讨好老猴子,妈妈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一点不像和爸爸做爱的时候,倒像是日本AV里的女优,但是那对于我简直是电击一般,非AV可比,因为这声音太熟悉又太陌生。  啪!重重的一声响伴随着妈妈「咿呀」一声惊呼,隔了好几秒,啪!又是一声。听得出来张局长放慢了抽插的节奏。  接着床吱呀吱呀地抗议了几声,忽然男人的粗重的呼吸声变得特别清晰。很可能是他趴在了妈妈身上,所以头部离手机更近了。  「射了?怎么又不行了?」妈妈的声音毫无违和感,和她身上的男人一点距离感都没有,就像和爸爸在说话,甚至更加妩媚诱人。  「转过来!」张局长命令道。  一阵挪动身体的声音。  「打开大腿,宝贝儿。」  「啊!」妈妈一声惊呼,「好硬……恩……老公真厉害!」  一声响亮的肉体撞击声过后,猛烈地抽送交响曲再次响起。虽然再也听不到明显的肉体碰撞,但是很明显每一下床晃动的声音都意味着男人阳具对我妈妈阴道的一次攻击。  「厉害不厉害!?恩?……呼……厉害不厉害?」男人声音很清晰,应该是完全压在了妈妈的娇躯上。  「厉害!……啊!老公最厉害了!」妈妈的的声音感觉远了一些,好像不是朝手机的方向发出的。  「哪个老公?是徐XX吗?刚才打来电话的那个?」啊,老猴子提起了我的爸爸。  「坏!……」妈妈好像锤了男人的背一下。  「快说!」听得出来张局长明显加快了活塞运动的速度。我想起妈妈日记中的云好像也问过妈妈类似的问题,看来妈妈的情人都喜欢这调调。  「恩……爽快……太舒服了……人家……人家要死了……丝……」妈妈倒吸了几口凉气。  「不说是不是?……恩?……说不说?!」当官的征服欲都很强,张局长好像是特意地抬高屁股猛干了妈妈的小穴几下。  「恩……」妈妈发出一声婴儿一样的撒娇声,「不是说了嘛!……恩啊!……是……是你!……你是人家老公……人家就你一个老公……」  「那刚才打电话的是谁?」  「是……是人家一个朋友……」  「朋友打电话来就不让老公动!?你个骚货!是不是和那个朋友有奸情!?」老猴子越来越得寸进尺,床的吱呀声也进一步急迫起来。  「不是让你……让你……啊!丝…………让你动了嘛!……诶呀!……慢点!……太坏了……太坏了你!」妈妈上气不接下气,「恩……恩!不要!……要死了!……啊!舒服死了!……唔唔……」  妈妈的嘴被堵上了,看来是张局长吻住了她。电话那端除了时不时的床晃声,只能听见两人激烈的喘息。  我正紧张地听着,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我吓得不知所措,害怕妈妈那边会听到,忙把手机塞到枕头下面。  是谁啊?这么晚了还敲门。我从猫眼中看出去,是孙妤,猫眼中的她胸部更是夸张,我差点笑了出来,但是心里恨她打断我听妈妈和别的男人翻云覆雨。  「小佳我和朱叔叔要去吃宵夜,你去不去?」  我听了心里更气,就为了这事儿?  「不去。」我没好气地说。  「哦,那我们去了。」没等她讲完我就把门关上了。  完了,妈妈那边会不会发现了电话一直没挂?甚至听到我的声音了?  我重新钻进被窝,拿出手机,电话还是没挂,但是那边好像没有了声音。  看来张局长已经完成了最后致命的一击,他的精子大军已经占据了妈妈的阴道深处,他们可能正在休养生息,他们分开了吗?准备下一轮吗?会不会都睡着了?  孙妤可真是讨厌啊!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关键时刻来打扰我。  良久,那端再次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  「老丁,怎么样?」老丁?是的,怎么把丁老头给忘了,他是应该和妈妈在一起的。  「不错,不过……还是别让我看到的好。」声音比较轻但是听得出确实是丁老头的声音,他也一直在房间里吗?  「你昨天刚说想要看得见的,怎么又变卦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也觉得很奇怪,有时候想看到小李的小穴……有时候又觉得还是看不到……有种神秘感。」  「你太难伺候了。」  「我去买些宵夜去,你们等我回来。」开门关门声,应该是丁老头出去了。  一阵「波……波~ 」的声音,好像是亲吻的声音。  「恩……」妈妈的撒娇声又响起来了,「不要嘛!让人家休息休息……怎么又硬起来了?讨厌!」  「谁让你这么性感?睡你身上不硬那就是阳痿了。」  「今天怎么好像特别兴奋啊?」  「本来想好的今天要把你治得服服帖帖的,结果白天临时有事耽搁,真他娘晦气。」  怎么妈妈白天不是和老猴子在一起吗?那她在干什么?  「人家想先洗个澡,大汗淋漓地,多难受!」妈妈娇媚婉转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一会儿睡之前一起洗吧!现在先让你怀孕再说!」  「什么啊!?人家早就上环了。」  「上环也挡不住我英勇的子孙们!」  「还好意思说呢!当年趁人家没上环的时候……害得人家那么辛苦!……哼!讨厌你!……啊!」  妈妈一声惊叫,随着床的附和,张局长显然开始梅开二度。  「恩!……不等……不等老丁了吗?」  「管他呢,半死不活的!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来!」床发出一阵较大的吱呀声,不知怎么了。  接着一阵极有规律的肉体撞击声,床的声响空前地大,妈妈的呻吟和娇喘却比之前冗长和深沉得多。  忽然所有声音又都停下,只听老猴子张局长说道,「小彦再帮我吹一吹吧!」  妈妈没有回答。不久就传来清晰的吮吸声,想起来就像我小时候吸棒冰一样。  张局长从喉咙深处发出的低吼声不时传来,可以想象看着妈妈这样美丽成熟的女人为自己口交谁都会很兴奋吧。  「嗯……!别啦!好讨厌……」妈妈忽然抱怨起来,嘴里明显含着什么东西,可能是男人的东西顶得太深或者就要射了?我想起她在日记中写为老同学口交的情节,她好像一直不太喜欢男人在嘴里插得太深或者射在嘴里。  「来,宝贝儿!这次该你上位了,你自己坐上来!」  「坏!人家很累的。」  「诶……爸爸老了,女儿服侍一下是应该的嘛!」  「刚才坏人放进去的还没干呢!会流出来的!」  「没事,流进流出反正都是我的!」老猴子一阵大笑。  不久,又是一下清脆的两具身体紧贴在一起的碰撞声,我知道老猴子再次一杆进洞,直捣黄龙,或者是妈妈主动用自己两腿之间的玉门关把熟悉的阳具套了进去。  「啊……啊……老公!老公插得好深!恩!啊!恩!……」  妈妈的娇喘和床的震动一唱一和,极富旋律。  男人的声音离手机显然更近一些:「宝贝儿你这吸星大法真有劲儿!我都快受不了了!呼……哦……」老猴子好像很痛苦。  妈妈似乎充耳不闻,兀自呻吟和运动着。  「宝贝儿,来!……趴下来,老公要你的奶子!老公要同时享受你的三点!」  床激烈而有规则的晃动戛然而止,接着是允吸的声音和妈妈性感诱惑的叫床声以及床偶尔发出的轻微的吱呀声。  声音虽然小,但还是让我兴奋不已,真希望永远这样听着不要断。  「我们该出去玩玩了,去看看老李他们怎么样了,房间里闷死了!」老猴子忽然说道。  老李?老李又是谁?  「不要了吧,老张,说好的人家只属于你一个人啊!」妈妈又不情愿地撒起娇来。  「只是去看看好助助兴,我也舍不得把宝贝儿和别人分享。」  两人好像下了床,一阵重重的脚步声,声音由近及远,越来越弱,接着好像门被打开了,妈妈忽然一声惊叫。接着只能模模糊糊地听老猴子说:「没关系的!宝贝,别害羞嘛!」  接着门被关上了,门外的声音自然听不清,不过貌似外面不止老猴子一个男人,也不止妈妈一个女人。  虽然多数时候什么都听不到,只能偶尔听到几声女人的惊叫,男人的哄笑声,我依然坚持不挂手机,心里期盼着妈妈会回到房间里。  大概十分钟后,通话还是断了,可能是因为妈妈的手机没电了。是的,妈妈可能是怕爸爸起疑心才给小白充电,肯定没充多久爸爸就打过去了,所以没有多少电。累了一天的我握着手机沉沉地睡去。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