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艳遇 - 哥哥射,哥哥色,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在线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酒店艳遇

酒店艳遇

酒店艳遇

范霞起得很早,她怕去得迟了早检查不上。这次她来到高家湾任务重大,最关键的是通过浩天父母这一关,虽然受了一惊,但没费多少周折。得到同意后,她的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

  范霞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比较自信。因为她的自我感觉良好,乡里的大夫平时检查的时候总是称赞她身体素质好。尽管这样,在就要取环的时候,还是有些担心,因为她生孩子的愿望非常强烈。这强烈的愿望使她略有些紧张,生怕大夫检查之后,说她生孩子的希望不大。

  可她想到樊大夫说的思想必须放松后,就不紧张了。浩天则认为取环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这对她来说,是很大的安慰。早晨起来看着浩天坦然地睡态,范霞显得特别轻松起来。

  她把浩天叫醒来,烧开一壶水,泡了点奶茶,两个人都就着面包,简单地吃过早点,就跟樊大夫取得了联系。

  在樊大夫的安排下,范霞第一个做了检查。樊大夫问范霞月经干净几天了,范霞说今天正好是干净后的第七天了。樊大夫很好,正是时候,检查完如果没有炎症就当下就可以娶了。樊大夫给她做了检查后,说没有炎症,还特别强调说她的宫颈很好。

  取环的时候,樊大夫不住地夸赞范霞,说范霞长全了,身材也好,面相也好,体质也好,又问她平时是怎么保养的,下面也特别好。范霞说她也不懂什么叫保养,也没特意用过什么方法,只是重视卫生而已,再就是一直坚持锻炼。

  樊大夫说这两条很重要,下面好与锻炼和讲卫生关系极大,接着就说起了现在好些年轻女子很不珍惜自己的身体,根本不懂卫生呀锻炼呀的,年纪轻轻的,早早地就患上了妇科病,有的一年刮宫两回,有的怀了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宫颈糜烂的现象很严重。

  范霞在樊大夫的亲切问询下,渐渐地就不受拘束了。她问樊大夫取了环以后她能不能怀孕,樊大夫说肯定会怀的。只是再三嘱咐她,取环以后一定得半个月以后再过性生活,而怀孕最早也得下次来了例假后,要是在来上两三次例假后怀那就更好了。

  樊大夫看出范霞想早怀的心事,就对她说,如果想早点要孩子的话,取环后第一次月经完了,叫附近的妇科大夫检查一下身体状况,检查结果好的话,就可以怀了。

  取完环回到家里,浩天对母亲说范霞的宫颈很好,大夫说肯定能怀孕。浩天满以为母亲知道大夫说范霞能怀孕肯定高兴,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母亲不仅没有高兴,却拉着个脸就像谁惹着她了似的。

  范霞虽然知道浩天母亲心里对她不满意,却不卑不亢,丝毫没显出一点尴尬来。她一边搜寻着在屋子里整理打扫,并不断地找话题跟浩天母亲拉呱,浩天母亲的脸上渐渐地就多云转晴了。浩天母亲是个很和善的人,她经不住范霞对她如此的殷勤,再加上她们两个一直以来说话就很投机。

  她们两个渐渐地说起了内心话,范霞非常真诚地说了她跟浩天的经历,还主要责备自己没主意,特别强调浩天对她追求过紧,最后把她跟浩天一步步地走到现在,全是命运的安排。她还说自己找浩天其实是一件冒风险的事情,当然也知道是一件人们都会唾骂的事情,可是没法拒绝浩天。

  这些话说得的浩天母亲对范霞十分同情起来,她还再三鼓励范霞要好好儿管理住浩天,安慰她既然走了这样一条路,就不要看不起自己来。

  浩天母亲高兴地说:“你宫颈好,生孩子没问题,我心里很乐。浩天能找上你这样一个好媳妇,我打心眼里放心。”

  浩天母亲也跟范霞把自己难以接受她的内心话全部倒腾了出来。范霞说这是人之常情,不用说她也清楚。她们越交谈越投机。婆媳两个一旦好起来,全家人便都快乐起来。

  浩天父亲曾经暗恋过范霞,范霞现在做了自己的儿媳妇,他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看着范霞总觉得很舒服,只要老婆不反对,他是满欢迎的。浩云是新思想,认为只要双方乐意就好。

  范霞取环后休息了两天,浩天母亲要带她到街上溜达。

  这是浩天回到高家湾的第四天上午,他把母亲和范霞送到公园里以后,独自开车来到城边路口,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给文静拨手机,他怕在人多的地方碰到熟人。

  他想跟文静联系一下,看看文静现在对他还有没有意思,他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可当她给文静拨通电话的时候,文静没有接。他先还以为文静正在忙,没听见,可过了一会儿再拨通的时候,还是没有接。

  浩天想,这女人看来是心里已经没有他了。至于那两个小女子,他不想给打,因为他跟文静取得联系,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文静在必要的时候为他帮忙,至于跟她交欢,那是次要的事情。

  浩天并不因此而感到沮丧,本来他就是试探而已。又想联系不上也好,因为如果文静还像以前那样对他感兴趣,他不得不跟她交欢,是有愧于范霞的,尽管是想利用她。

  那就返回到公园吧,浩天刚刚发动走走了不到百米,忽然看见手钩手的一对儿在前面走着,那男的分明是胡毅,这家伙不是说出来学阴阳么,怎么混上了女朋友?

  他在胡毅身边停下车打开车窗,胡毅就看见他了。胡毅放开那女子的手,走到车窗跟前,握住他伸出的手说:“你是不刚回来?”

  “我回来已经好几天了?这位是——”

  浩天眼瞅着站在那里向远处了的女子问道。

  “他就是郝杏,知道了吧?”

  胡毅神秘地低声说道。

  “让她上车吧!——站在那里了什么,上车走吧!”

  浩天转过身子对那身材姣好的郝杏说。

  郝杏掉过头来笑了笑说:“不用了,我们就在路边遛一遛就回去了。”

  典型的外地口音,听起来声调转着弯,挺好听的。

  “我送你们回来,好不容易碰见了,怎么就不用了?”

  浩天乐呵呵地看着郝杏说,郝杏掉过脸来,他才发现看上去有些老面,比范霞岁数要大,可实际上她比范霞小五六岁。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浩天,不是另人,上车吧。”

  胡毅对那郝杏说。

  郝杏一听是浩天,眼睛突然一亮说:“你媳妇子没来?”

  “来了,我送她和我妈到公园里去了,我现在就拉上你们到公园里找她去。”

  浩天面带着亲切的笑容说。

  “那就走吧,”

  郝杏一边说着一边就从胡毅给打开的后车门上了车。

  胡毅坐到了副驾驶位,浩天发动车子后,对胡毅说:“要不这样吧,到了公园以后,你们先下车,我把我母亲送回家去,再出来。”

  胡毅知道浩天是避讳他母亲,但他却说:“叫你母亲也看看郝杏吧,我们两个已经定了。”

  “定了,定了什么了?是不定了要结婚?”

  浩天听出了胡毅的意思。

  “你真灵,她离婚已经年了。真是碰得巧,我到我母亲那个村子里正好就在街上碰见了她。她姑姑就在那个村子里,缘分,真是缘分。”

  胡毅欣喜地说,“我当时知道她离婚以后,马上就对她说我娶你,她说我是开玩笑,后来我说了你的情况以后,她才开始考虑了,现在总算是做通她的思想工作了。”

  “我说么村里唱戏的时候,没见你,你原来是跟老相好会面去了。好,好事情!”

  浩天听见胡毅要跟郝杏结婚,心里真是太高兴了。

  “你们两个都是小帅哥找了老女人,也不怕人们笑话,不怕日后后悔?”

  郝杏插话道。

  “你们不后悔,我们就不后悔,爱情是没有年龄界限的。胡毅你说是不是?”

  浩天的口气很深沉。

  “那当然了,只是郝杏不敢叫我们的儿子知道我是他的亲生父亲。我觉得叫他知道才对。”

  胡毅把最关心的话题说出来了。

  “孩子还小,一下子就换了爸爸,我怕他不好接受,浩天你说该怎么办?”

  郝杏见胡毅把秘密说出来了,也就不忌讳了。

  “慢慢来,不要着急。你说的有道理,一下子说出来恐怕就是不好接受的,胡毅你急什么?等结了婚,跟孩子生活在一起,渐渐地有了感情再说,效果要好得多。——你们怎么就离婚了呢?”

  浩天则想了解郝杏的底里。

  “原因也挺多的,主要是感情不好了,人家跟一个死了男人的老师好上了,我是个不挣钱的,白吃饭的,累赘。”

  郝杏说的倒是不假,但是没有说出根本原因,就是当年因跟胡毅好留下了后遗症。

  “是这样的,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浩天追问道。

  “我现在结也行,可是胡毅说还有些早,房子得收拾收拾,我说房子不收拾也行,先问上个家住。”

  郝杏有点抱怨地说。

  “迟结几天也无妨,你们跟我们不一样,你们结下了果实,我们能不能结下果实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她昨天取了环,大夫说她宫颈好,身体素质好,估计生个孩子是没问题的。”

  浩天很羡慕胡毅跟郝杏有了自己的孩子。

  “宫颈好,身体好,4刚刚出头,大夫说能生肯定能生,你们生下孩子,孩子打懂事起就知道自己的爹是谁,可不像我们的孩子,这最不好了。”

  郝杏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无奈的口气。

  “其实这不是个大问题,”

  浩天心里想着的大问题是胡毅的妹妹胡丽,那可是个胡搅蛮缠的人“狐狸”“关键是自己想好了,得克服困难,那天我母亲知道了以后,一下子就晕过去了,险些把我吓坏。”

  “我那次跟你妈说了,她当时没有什么反应呀!”

  胡毅回头看着浩天说。

  “她当时不信你说的话是真的,你走后就给我打电话问我,我听见口气不对,不在身边,怕她不好接受出问题,就哄她说你说的是没影儿的事情,是古杨村人因为我住在畅玉家给编造的。”

  浩天神秘兮兮地说。

  “这种事情,多数人都说不好,除了你和胡毅之外少见,全国也没多少,你们古杨村够怪的,一个村子里出两个,方周围也出了名了。”

  郝杏说完就笑了。

  “人家为了出名还特地炒作么,咱们不用炒作就出名,还不是好事!”

  浩天的话出口后,胡毅和郝杏都开心地笑了,浩天也随着笑了。

  “你们在哪里住,我还没顾上问,”

  浩天方想起了胡毅和郝杏怎么就来高家湾住来了。

  “我姥姥家是这里的,原来是个荒凉的小村村,现在成了城边的村子,快要拆迁了,一拆迁就发财了。我也能沾点光了。”

  郝杏说。

  “你姥姥多大了?”

  浩天问。

  “我姥姥今年了,我姥爷比我姥姥大两岁,了,身体都很好,自小就疼爱我,我现在成了他们的心病。”

  郝杏说。

  说话间,浩天已经把车停在了公园旁的停车位上。

浩天给范霞打通电话问清在哪里,找到以后,见范霞跟母亲边走边聊,非常融洽,心里很是高兴。

  浩天和母亲看见来了个胡毅,还有个不认识的女的,心里都不大舒服,胡毅一见范霞就会用那双色眼不停地看,在村里她常常躲避着他,浩天母亲是因为那天胡毅有意到门市跟她说浩天要跟范霞结婚而讨厌起他的。

  浩天给母亲和范霞做了介绍以后,母亲轻描淡写地问了胡毅和女朋友一句,就跟浩天说她想回去。

  浩天于是把母亲先送回去了,范霞跟郝杏攀谈的时候,对胡毅说:“我们想说几句话,你到一边去,不要听我们。”

  胡毅遂离开他们在公园里转悠去了。

  范霞跟郝杏边走边聊,郝杏最感兴趣的话题是找了年龄小的能不能过到头的问题。范霞说:“这种事情很难说准,谁敢保证会不会变心。现在这个时代,离婚率很高,年龄相仿的还说离就离,不用说年龄差得多了。我反正是做好准备了,能过多久算多久。”

  郝杏听了范霞的话,心里一下子就像放了一块儿石头。她对跟胡毅结婚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亲戚们大都不愿意,她也犹豫不决。当胡毅把范霞和浩天要结婚的事告诉她以后,她一下子就动了心,而且巴不得很快就结婚。

  胡毅找理由要推迟结婚,她心里产生了一些怀疑,又想这样也好,能进一步地了解了解。

  胡毅之所以要推迟结婚,是因为他在电话里跟胡丽说了以后,胡丽坚决不同意。他想再拖延一段时间,把胡丽的思想工作做通再结。

  范霞见郝杏态度不是很坚决,发自内心地对她说:“我们这种年龄相差大的情况跟人家同年相仿可是不一样,一定得想好了。”

  接着就把她做出决定的艰难叙说了一遍。说完以后问郝杏,胡毅的妹妹同意了没有。

  郝杏不以为然地说:“哥哥找对象,妹妹还能干涉?”

  范霞于是很关心地把实话告诉了郝杏:“胡毅的妹妹跟别人的妹妹不一样,他们姊妹两个在一起过着。他要是没跟你说,就是他的不对了,这事情多少年了,村里人人人都知道了,怎么能瞒着藏着?你问好胡毅,他妹妹要是不同意,你们这婚可是不能结,结了会把事情闹大。到时候,你后悔也迟了。”

  郝杏听到这个情况后,就像当头挨了一棒,他突然感到胡毅不是一个好好东西。本来就不是很信赖,这时候越发感到绝不能上当。她当即决定跟胡毅一刀两断,再继续物色合适的人。

  当浩天送母亲出来以后,四个人在公园里照了一会儿相,浩天把胡毅和郝杏送到郝杏姥姥家里就回家了。

  郝杏人比较精明,没有把范霞说给她的话跟胡毅说。一是觉得说不仅没有多大意义,反而可能造成胡毅对人家的不满,再就是因为胡毅咱先不准备结婚,不愁找理由推辞,当然她也还想跟胡毅再在一起快乐快乐。

  浩天和范霞在高家湾连来带回总共在了天就回到了古杨村。回去以后,范霞满怀信心地跟浩天规划了未来的美景,并告诫浩天以后得规规矩矩地做人,把最初回来时候说下的话真正地兑现了。浩天虽然口头上答应了,但是他好玩儿的心总是难以收回。

  因为大夫再三嘱咐不能同房,范霞又不叫浩天跟村里的女人鬼混,浩天感到很是无趣。于是跟范霞提出想要一起看看上海世博会。范霞说她得在家保养保养身体,让浩天一个人去,并说这样挺好的,等他回来了,她的身体也恢复了。

  于是浩天于月日只身离开古杨村先到市里买票,准备到上海去了。畅玉和仙梅月日跟上旅游团按计划到南方旅游去了,家里只剩下范霞一个了。

  范霞去母亲家里住三个晚上,嫌母亲家不好住,要一个人回去住,母亲要跟她去作伴,她说一个人也不怕。可她弯弯没有想到。

  回到家里睡的第二天晚上,忽然听到有人半夜里敲门把她惊醒了。她心跳“咚咚”地想谁敢半夜进来,莫非是赵昀?

  尽管感到有些害怕,又想门关的紧紧的,有甚怕头。门不停地被敲着,范霞立即给范云打电话。范云耍钱还没回来,说给她先给父亲打电话,叫父亲起来叫上几个人先行动,他马上就到。

  外面又敲了几下门就不敲了,她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以为是范云的,可是一看是个陌生号,有心不接,又想不一定是范云用别人的手机打的。可接起来听到的是胡毅的声音:“我是胡毅,你给我开一开门,我想跟你睡觉!”

  “你滚蛋,一会儿就有人来了,看把你的皮剥了剥不了。”

  范霞底气很足地回答道。

  “你别吓唬我,只有你一个人在家,我早就知道了,快开门吧,我保准会叫你爽翻,浩天走了三四天了,你莫非不痒痒?”

  胡毅嬉皮笑脸地说。

  “告诉你,你正经一点儿,你欺负别人去吧,想欺负我你想错了。”

  范霞再次警告。

  “范霞,我现在告诉你,你把我害苦了,你跟郝杏说什么了,那天从公园回去,一下子就改变了态度不跟我结婚了。你自己是什么人,为甚要给我从中说坏话。你还不是留着我,想叫我跟你好?”

  胡毅竟然如此说。

  “我说什么了,我只是说你要考虑好,我也是为了你呀!与其结了婚离婚还不如不找,再说你跟你妹妹没有说通,你就要跟人家结婚,你妹妹要是不让,还不知道弄出甚事来。我好心为你说话,你倒怨起我来了。你也不好好想一想,就这么两句话就说得不跟你结婚了,能经得起考验么?”

  范霞明人不做暗事,把自己的想的和说的都说给胡毅了。

  “你说得倒是挺好听,不过,我跟你说,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我非得操你不可,乘浩天不在家,我跟你好好儿地干上一回,让你尝尝我大球的厉害,包你满意,你以后肯定还会想着让我操,这样机会可是不能耽误过。”

  胡毅死皮赖脸地说。

  “你做meng去吧,等浩天回来,我告诉给他,你也有脸见他么?”

  范霞提起浩天,想让他醒悟,“你现在要是乖乖地走了,而且以后也规规矩矩,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跟浩天说了,也不跟别人说了。”

  范霞开导胡毅。

  “那不行,我的球现在硬得就像一根椽了,实在是想干你一下了,你还是让我进去,好好儿给你戳一戳,解解你的痒吧。”

  胡毅再次说起了淫话,真是色胆包天,而且全然不顾跟浩天是同学关系。

  “我是看在浩天的面子上才跟你这样说,要不然我早就叫范云领上人来把你逮住了。”

  范霞为了稳胡毅,故意说没有告诉范云。

  “你其实是想叫我戳腾,不然你怎么不跟范云说,你快不要装了,给我开门吧。”

  胡毅仍然不死心,他企图耐心等待,挑起范霞的欲望。

  “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是把你看成个人在这样苦口婆心地劝你,你要是这么不知好歹,我可是要放下电话告诉范云了。”

  范霞继续劝说胡毅。

  胡毅见范霞并没有放下电话,遂越发胡说开了:“我不怕你说,为了我心爱的女人,我就是叫打死也不怕,你给我哼哼上两声吧,你的板鸡鸡肯定有了水了,我的球球真硬,就像毛驴球一样,比浩天的好多了。快开门吧,好宝贝!”

  “你真不是个好人,我怎么说你你也不听,你是不是真的想挨打了?”

  范霞严厉地说。

  “我是坏人,我是爱你爱得活也活不成的坏人,你就行行好,救救我的命吧,不然,我今天晚上就碰死在你的窗台上,”

  胡毅居然想用这样的话来让范霞就范。

  “你还想拿这种话来吓唬我,你死现在就死,我不拦你!”

  范霞知道胡毅是想尽法子让她动心。

  “我就是死也得操上你一回再死,真的,我非得操你不可,你就行行好吧,你叫我操上一回,死了做鬼也风流!”

  胡毅也真的好有耐心。

  怎么还不来,范霞心想范云应该是回来的时候了,想挂了电话给范云打,又怕放下电话,胡毅跑了,于是她想再坚持一会儿吧:“你说话注意点儿,好不好,亏你还是浩天的同学好朋友!”

  “我们就是同学就是好朋友,可是你真的不该说那样的话,把个郝杏说得不跟我结婚了。”

  胡毅再次说起这样的话。

  “你们根基不稳,怪怨我没道理,像我跟浩天这样的情况,任凭谁说能破坏了,你好好儿想一想吧!”

  范霞毫不愧疚地说。

  “就算是不稳,你不要说,至少不会很快地就变化了呀!”

  胡毅说的也的确是实话。

  “莫非你哄人家是对的,你本来就没安好心,怎么就能跟人家结婚了?你知道结婚是什么,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你得负责任,像你这样不负责任的人,人家怎么能找你?”

  范霞理由更加充分了。

  “谁了!半夜三更的想寻死了?”

  忽然墙上有人大喊一声。

  胡毅听见后心里一震,随即就听见一个人跳进院子里,接着又有人跳进来了。夜色很黑,没有月亮,胡毅看不见是谁,只看见两个黑影向他这边走过来了。

  他知道这时候跑也跑不了了,抖抖地问道:“谁了?”

  “谁你妈的屄,”

  前面那个黑影上来就踹了他一脚,随即另一个上来揪住他的头发马上就是一记耳光。

  胡毅的脸上被打得火焐焐的,听话音他已经听出是范云了,这时他方才明白过来,范霞刚才一直大电话的用意,心想这个女人真有心计。

  范霞在里面听见了,赶紧先拉着屋子里的灯,然后穿起衣服拉开了院子里的灯。

  等一亮,范云骂道:“心想就是这个圪泡,把这个圪泡给咱们打死!”

  见院子里灯光亮了,墙上又跳下几个人来,都是外村的几个赌博汉,胡毅见过其中的一个,但叫不上名字来。

  五六个人按住胡毅就打,拳打脚踢,胡毅疼得“妈呀妈呀”直叫。

  “这家伙是个没骨头货,”

  范云笑着说,“行了,问他再敢不敢发牲口了?”

  “再敢不敢半夜三更胡闹,发生口了,”

  其中一个后生问道。

  “不敢了!”

  胡毅抱着头跪在地上说。

  这时候范霞开开门把钥匙给范云递出去,范云说:“把这个家伙儿放断一件子不用?”

  “不能,咋呼上一下,叫他再不敢胡来就行了!”

  说着就开门把钥匙递给了范云。

  范云过去踢了胡毅一脚,骂道:“这次叫你活着回去,以后再敢胡来,非叫你断一件子不可,快滚蛋!”

  胡毅站起来向门外走去,那几个赌博汉也跟在后面走了。范云把门开开,然后叫他姐出来锁门。范霞出去后,范云问怕不怕,范霞说不怕,范云遂上车走了。

  142:酒店艳遇

  胡毅半夜敲门,范霞心里挽了个疙瘩。范霞不由地想,郝杏不找胡毅,是不是真的与自己说的话有关?于是她很后悔自己不该把话跟郝杏和盘托出;又想是不是自己跟浩天结婚真的很可耻?日后人们会不会谁都会瞧不起来并想着法子来糟蹋?

  于是就想到了浩天,既然选择了跟浩天结婚,别的人怎么看待怎么对待,那是人家的事,由不得自己,该怎么就怎么了。只好平心静气地慢慢对付,慢慢适应吧!她相信时间会磨平一切,只要自己做得好,人们的看法自然会改变,绝不会总是歧视。

  最使她感到棘手的,还是毛头小伙子不好管理,对他过于硬了,怕弓硬逼断弦,软了又怕就像脱缰的野马收拾不住。

  就像这次吧,也真难,不让他出门去吧,他守在身边肯定缠缠磨磨地要做那事,自己又是个经不住他缠磨的人,做了落下病可是一辈子的麻烦。

  可让他出去了,又还有些担心。浩天性欲旺盛,只要隔上天就会火烧火燎,出去以后没人管了,能不会跟别的女人瞎混吗?浩天凭着他吸引女人的出众相貌,又有钱,再加上如今这个社会环境,找个性伴侣的也太容易了,甚至不用找就会碰上。

  临走的时候,电话里总是安顿,该说的话已经说了,至于会不会找,人出去了又看不见,找了吧还能知道?找就找去,碰上就碰上了,临时搭配,一个男人家也无妨,只是千万不要把性病带回来,按理他也不会那么糊涂吧。

  转而又想,浩天去看世博会,应该不会闲心和精力去跟外面的女人厮混,不要把他想得太坏了,实在憋得不行,他自己打打炮也不愁解决的。于是就想起昨天的事,浩天买到票,打回电话的时候,她听见电话里人声嘈杂,浩天说话的声音很疲惫,心里踏实了许多浩天这次出来,一方面是为了躲上一个阶段,避免跟范霞在一起因不能亲热而受煎熬,一方面也的确想看看世博会开开眼界。至于找不找女人,他没有对自己事先做要求,尽管范霞再三告诫他,他也做了保证,但心底里还是保留了如果能遇到好的能够引起愉悦好女子也会尝试一下的欲望,只是想着要多个心眼儿,要防止染上性病。

  他月日坐飞机来到上海后,住在了毗邻浦东世博园区的上海世博洲际酒店。这个酒店是上海市最新的世界级酒店,每间客房都能观赏到上海的城市轮廓……浩天选择了一间豪华客房,很宽敞,有一张大床,高速网络、4寸大屏幕液晶电视、BSE音响系统等现代设施一应俱全,豪华大床和床上的用品给人很舒适的感觉。

  浩天安顿好以后,想打听一下怎么买票,怎么去看世博,一出房间正好迎面走来一位年轻孕妇,孕妇的肚子不是很大,但看得很分明。

  “我想问一下看世博怎么买票,知道么?”

  浩天试探着问已经走到身边的年轻孕妇。

  “这里离世博不远,打车用不了多少钱,就是买票得排队,我们是团购,排队时间比个人购票短一些。”

  那年轻孕妇用很纯熟的普通话热情地对浩天说,说完就进了对门的房间。

  浩天见那女子长得很漂亮,而那挺着大肚子的模样更是诱人,很想多看一眼,于是就试着敲门看让不让进去。他轻轻地敲了两下,那女子打开个小缝,一看是浩天,接着就把门开大,笑着对他说:“进来吧!”

  “你们是哪的?来了几天了?是看世博会的么?”

  浩天克制着自己的眼睛,没有像刚才那样直盯盯地看年轻孕妇。

  “我是西安的,月日就跟单位的十几个人来了,他们已经回去了,我住在这儿,是专门等我妹妹的,她坐火车从佳木斯来看世博会,我们好几年没见面了,想在这里见一见。”

  年轻孕妇口气温柔,声音很美。

  “看了些什么,好看么?”

  浩天见年轻孕妇很喜欢跟他说话,遂继续问道。

  “我只看了个中国馆,太累。不用说进里看累了,就说排队进去也太费劲儿了。就是往里走也暂且进不去。看起来入口已经很近了,可是饶了十几圈才进去。倒是往里走的时候,路过广场,能看看文艺演出,反正进去也是也是看。我们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阿根廷演员的足球表演。

  浩天看了看表,快点了,于是问:”吃过饭了没有?“”还没有,那就去吃饭吧!“

  年轻孕妇看来挺大气的,并不忌讳跟我在一起。

  ”好!“

  浩天应答着就往外走,年轻孕妇遂把浩天领导餐厅。各自选了饭菜吃过之后,走到房间门口,浩天叫年轻孕妇进他住的房间看看。年轻孕妇说她得躺一会了,一会儿再说吧。

  浩天本来准备出去看一下,但年轻孕妇”一会儿再说吧“的话让他产生了一种想等她一会儿来房间的想法。

  可浩天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他是被敲门声惊醒的,”等一下“浩天睡meng中听见有人敲门,”嗖“地一下起来,心里激动得直”砰砰“心想肯定是对门的美人,打开门一看,果然不错,而且让浩天惊喜的是,年轻孕妇换了孕妇裙,由于领口很大,年轻孕妇坐到椅子上,浩天站在地上很清楚地就从领口看到了里面。

  里面是白色小背心,很宽松,乳房上部的大部分都进入了他的视线。血直往头上涌,下面即可就勃起来了,浩天的眼睛痴痴地盯着年轻孕妇的乳房看,心想这可是难得的机遇啊,虽然范霞的乳房特别好看,但现在看不上啊,而看看别人的的确也是一种享受啊!

  那年轻孕妇的乳房的强大视觉冲击力让浩天陶醉了,乳沟曲线优美,肌肤洁白诱人,离得是那么近,伸手可触,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味,把浩天吸引得目瞪口呆了。

  年轻孕妇不但没有因浩天的反常神态而感到不安,她居然挺了挺身子,端详着房子说:”这房间好是好,只是有些贵点!“浩天被年轻孕妇迷住了,年轻孕妇的话使他如meng方醒,赶紧坐到她旁边隔着茶几的椅子上说:”也不算贵!这是大上海,人流量这么大,又遇上世博会,贵一些是必然的“浩天的话显然是有钱的人才能说出来。

  年轻孕妇遂问起浩天是哪里的,做什么工作的?当浩天说自己是村里的种地人时候,年轻孕妇不相信:”看你的模样哪里像个种地的?“于是浩天就把自己大学毕业后找工作和决定承包土地发展事业的事情都跟年轻孕妇讲了,年轻孕妇听得津津有味,还不是插话问浩天,看那样子很感兴趣。

  于是逐渐地把跟范霞想要结婚和取环想生孩子的事情也都说出来了。那年轻孕妇不解地问:”你这么年轻这么帅气这么有魅力,怎么会找一个老女人呢?“浩天很自得地说:”你是没见过我的老婆,那可真是太漂亮了,细皮嫩肉,身材好,谁也看不出她有那么大年龄,真的,如果你见了,你也会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的。“”现在的女人们用高级化妆品保养,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的有的是,我也见过,可是看上去再年轻的老女人,也跟实际年龄小的女子不一样。“年轻孕妇还是不信,接着又说,”就算现在看上去年轻,可随着年龄增长,绝对不可能永远能跟你这小帅哥同步。你会后悔的,我这人喜欢说实话。“浩天语气坚定地说了:”既然选定了,后悔就后悔吧,那是以后的事情,只要现在觉得好就行了!“浩天赶紧换话题,问起了年轻孕妇的工作和家庭情况。

  年轻孕妇叫陈莉,在市里的统计局上班,今年岁,与丈夫在一个单位里工作,丈夫是副局长。父母都是工人,妹妹在哈尔滨念大学时找了对象,毕业后就跟对象回到了佳木斯,对象跟妹妹是大学同学。

  这个陈莉只是简单地说了点儿家里的情况,浩天看出陈莉不大愿意多说更多的事情,遂又拉起了别的事情。

  闲聊时,陈莉问了浩天好几次出去不出去,浩天总是说就这么坐着了吧,今天有点儿困了,休息好明天再出去吧。

  陈莉在跟浩天闲聊了一会儿,想起了正在途中的妹妹,于是用拿在手中的手机给问妹妹拨通问走到哪里了,妹妹说还没到北京,又说即便不晚点也得日上午才能到达上海。

  打完电话,陈莉突然把手按在肚子上,眉头皱了一下。浩天赶紧问道:”你怎么了?“陈莉说”这个小东西把我踹得疼了一下。“

  浩天好奇地问:”肚子里的孩子能有多大的劲儿,你还皱眉头?“陈莉说:”你哪里知道?不在你的肚子里你感觉不到,有时候踹的人真疼。“浩天眼睛瞅着陈莉的肚子说:”不至于吧?“

  陈莉用手摸着肚子说:”小东西的脚一翻在外面就会把人踹得疼,摸得真真切切的。“浩天故意说:”你净是瞎编造,我不信。“

  陈莉见浩天很感兴趣,于是说:”不信?你来摸摸就知道了。“说完她就站起身,来到浩天面前,指住她凸起的肚子。浩天坐在椅子上用手轻轻地摸了摸陈莉挺起的肚子的上面部分,陈莉忙说:”不是这儿。“说着她捉住浩天的手,放在了她肚脐眼的旁边又说:”放在这儿,等一会儿你就会感觉到了。“浩天刚才勃起的”弟弟“早已缩回去了,可把手放在陈莉的肚皮上时,虽然隔着裙子,立马就再次勃起了。

  浩天把手按在那里,果然过了一会儿就感觉到有一只小脚在踹,这次陈莉竟”哎哟“了一声,随后看着浩天说:”感觉到了没?信不信?“浩天点了点头,看了看陈莉洁白美丽的面容说:”好玩儿!“陈莉笑着说:”好玩儿,你回去跟你老婆抓紧努力,她的肚子大起来,你就天天摸她的肚子玩儿。“浩天也笑了,他的手仍放在陈莉的肚子上不离开。

  陈莉于是看着浩天说:”你知道踹不踹了,怎么还不把手离开?“浩天说:”急什么,这小家伙好玩儿,我还没摸够呢!“浩天遂把手慢慢地把手挪到肚子另一边,陈莉微笑着看浩天。

  浩天又把手慢慢向下移了一点儿,虽然隔着孕妇裙,他仍能感觉到陈莉内裤的松紧带,于是把手再往上摸,然后再往下。这次,浩天的手摸到了松紧带稍微靠下一点儿的地方了。

  酒店艳遇,令浩天气畅心舒,他已经有了下一步的打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