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万的公主 - 哥哥射,哥哥色,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在线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二百万的公主

二百万的公主

二百万的公主

「小鬼。。。?」男人的声音将伊莉亚拉回现实中,她睁开眼睛,眼前的事物似乎都蒙上一层蓝绿色。

  「水。。。」伊莉亚张开干枯的嘴唇吐出一个字。

  「船上的淡水可是很宝贵的,你有资格要?」男人轻蔑的说着。

  「水。。。」伊莉亚哀求着。

  「哼!你只配喝这个。」在伊莉亚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一蓬热水就往她脸上冲,她张嘴吞了几口,才发现这热热咸咸的液体居然是男人的尿。

  「呜。。。」伊莉亚急忙闭口,却听到男人说︰「不喝也别想喝别的!渴死你!」她只好忍着泪继续将尿水喝下肚去。

  「妈的勒,你这龟蛋搞得她全身是尿,搞起来恶心毙了。」几个船员将伊莉亚勾了起来,丢在甲板上。伊莉亚虽然被摔得全身疼痛不堪,但比起挂在船头当女神像可就好多了。

  「连尿也喝,这小鬼真够贱的了。」男人轻蔑的踢了伊莉亚一脚。

  伊莉亚在男人轻视的眼光下啜泣着,一个高贵优雅的公主这时居然被这群粗鄙的男人看得比妓女还不值,而自己却偏偏不争气的连他们的尿都喝了。

  「这小鬼也只是只母狗吧,谁要就可以上,真他妈的贱啊。」男人用他的赤脚拨弄着深陷伊莉亚淫处的麻布,将湿透的布块拉了出来。

  「啊!」伊莉亚尖叫了一声,忍了许久的尿液喷射而出,在她身下形成一洼水池,男人的脚幸好缩得快,不然就给这尿水淋中了。

  「死小鬼在这里尿。。。没家教的贱货!」男人踢了她一脚。

  「呜呜。。。」比起等一下得清这些尿的倒霉家伙,伊莉亚受到的冲击更大,在人前便溺并不是没有过,只是仅限于与小精灵她们做爱的时候,这次却是在不认识的外人面前,而且亚薇她们都不在身边,孤独的恐惧更加深了心中的耻辱。

  「我。。。不。。。」伊莉亚颤抖着躺在自己的尿液中,束缚着她行动的绳子这时还没解开,她甚至没办法扭动身体离开这令人难堪的地方。

  「既然她都尿了,大家也一起尿在她身上。」另一个男人话一说完就拉开裤裆往伊莉亚身上撒尿,其它人也纷纷仿效,只有那个等一下得清这片乱七八糟的菜鸟船员,一开始本来还想阻止的,后来见大势已去,也只好跟进;反正不管自己尿不尿,这里还是要由他清,不如先图个爽快再说。

  「不!!!」全身都被尿液浇洗的伊莉亚凄惨地叫着,眼中的泪水却被当头淋下的尿液冲走,最后她只能无助的躺在甲板上,在这片尿水中哭泣着。

  「我等一下怎么清?」男人回到现实后苦着脸说。

  「叫她清不就得了。」一个男人说道︰「喂!小鬼!这是你搞出来的,通通给老子喝下去。」

  伊莉亚认命的遵从男人的命令,屁股上却又挨了一脚,不知何时船长来到这里,穿着厚底长靴的脚狠狠的踢在她白嫩的屁股上。

  「动作快一点,贱货!」

  「呜。。。」伊莉亚将脸贴在满是尿水的甲板上,哭着将尿水吸进嘴里,只是尿液实在太多,只喝了一半就已经让伊莉亚有呕吐的感觉,但是她还是勉强把可以吸起来的尿液通通喝下肚。

  「把她弄干净,带回货舱里去。」船长抽出弯刀割断伊莉亚脚上的绳索,让她能挣扎着站起来,手上的绳子却没给她割断。

  被分派到这工作的人只拿了一条绳子套住伊莉亚的纤腰,接着一脚把她踹进海里去。

  「咕。。。」伊莉亚噗通一声掉进海里,身体直往下沉,虽然她稍微会游泳,但是在双手被绑的情况下也只好等死,幸好男人很快就拉着绳子把她扯上船。在这一下一上之间,伊莉亚身上的尿液也大致都冲掉了,男人就这样拖着一肚子尿液与海水的伊莉亚回到黑暗的货舱中。


  接下来几天伊莉亚就被他们囚禁在这黑暗的地方,她不知道外面到底过了几天,只知道这段时间以来,无论什么时候自己的身上都必定有男人肏插着她,可能是一人、两人或者三人以上,纵使已经没有人来奸淫她,她也只能被吊在货舱中,前后穴还插着任何可资塞住它们的物体。

  伊莉亚的身心都受到严重的破坏,男人根本不把她当人看,只顾着自己的爽快,若不是接下来还得把她卖出去,只怕她早就满身伤痕了。她这段时间内唯一下肚的就是男人与自己的精水尿液,一头乌黑的长发毫无整理、凌乱不堪的披散在她白里透红的肌肤上,眼中早已失去那份开朗,现在若有认识她的人来看她,很可能会认不出眼前凄惨的女孩就是原先高贵开朗的伊莉亚公主。

  「唔。。。」绳子一松开,被绑成逆虾状的伊莉亚立刻摔了下来,跌在滴满淫水精液的舱板上,她习惯性的舔着地板上的精液来填补那水米未进的胃袋。一个全身上下都被绳子捆绑的裸女在地上蠕动着,长长的黑发覆盖着她美丽的脸庞,乱发遮掩下的眼睛满是渴求,立刻吸引了刚走进货舱的船员,他兴奋的拖起伊莉亚的下身,拉开她的双腿就插了进去。

  「啊。。。给我。。。」伊莉亚的脸蛋压在舱板上,下半身却被高高抬起,就这样头下脚上的让男人蹂躏着,每下冲刺都让她的脸在地板上磨蹭着,幸好地上的体液着实不少,否则她的细皮嫩肉哪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但纵使受到如此对待,伊莉亚的身心还是欢喜的接纳这样的奸淫,淫水满溢的小穴猛烈的缠绞着男人的肉根,将他早该被伊莉亚肉体榨干的精液再度的挤压出来。

  男人喘吁吁的丢下伊莉亚的身体,迷惑地看着她,纵使自己已经在她身上发泄过许多次,她的肉体与性欲却依然如无底深渊般深邃且永无止尽,彷佛是传说中吸取男人精髓的女梦魔般神秘而淫浪,只是梦魔绝不可能像现在的她一样毫无反抗之力的被人类绑起来凌辱。

  一个男人退下之后,换另一个男人接手,根本不让她有休息的机会。

  「唔!」伊莉亚软垂的头突然扬了起来,把男人吓了一跳。

  「饭。。。」已经饿了好几天的伊莉亚嗅到食物的味道,渴望的仰着头,不一会儿船长果然捧着一碗饭走进船舱。

  「拿给这小鬼吃,明天才能卖个好价钱。」

  伊莉亚听到这是要给她吃的,身体拼命的往前挪,正在玩弄她的男人索性就继续插着她,直接往前走过去。

  船长割断她手上的绳子,脚上的绳子早就没了,因为伊莉亚根本没地方可跑,而看她现在这样子,也没人会怀疑她有意愿逃跑。

  伊莉亚伸出酸麻的双手捧起饭碗,屁股上却立刻挨了一掌。

  「妈的,不许用手!」分身依旧插在伊莉亚体内的男人骂道,船长本想开口,但觉得似乎很有趣,就只站在一旁看好戏。

  「呜。。。」伊莉亚放下饭碗,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食物。

  「畜生就要有畜生的样子,你只配当一只母狗!」男人又赏了她屁股一巴掌,倒不是他有虐待倾向,而是因为当伊莉亚被打的时候,那原本就紧缩无比的小穴也会跟着缩紧,让他兴奋无比。

  伊莉亚委屈的将脸凑向前,如果是几天前的她或许不会这么容易就屈服,但现在她又累又饿,精神肉体都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眼前这碗再普通不过的米饭对她来说就成了极大的诱惑。

  女孩将脸埋进碗中,像狗吃食般吃着她的「饲料」,背后却还一个男人努力的奸淫着她。在这种怪异的情况下,伊莉亚感到十分绝望,因为她现在居然能一边吃饭一边湿淋淋的达到高潮,加上男人如催眠般的不断称她为「母狗」、「贱货」,让她内心产生剧烈的改变。

  过了一会儿,男人发现自己即将射精,突然又想到一个主意,他抽出已达临界点的肉棒走到伊莉亚面前搓动着,乳白色的精液立刻喷射而出,全洒在她的饭碗中。

  「啊。。。」伊莉亚的表情立刻变得像是要大哭一般,饭的热气让精液的腥臭味更加明显,她呆呆的看着「加菜」后的碗,最后还是把它吃得一乾二净。

  满脸饭粒的伊莉亚脸蛋靠着空碗啜泣着,船长一把抓着她的长发,将她从地上扯起来。

  「哭什么!你不过是条淫乱的母狗,没给你吃狗食已经不错了。。。」男人左手叉着伊莉亚的脖子(本来想捏她脸颊,不过因为怕碰到精液和饭粒所以改成脖子),一双眼睛盯着伊莉亚双眼直看,伊莉亚一开始还有点反抗,但却渐渐的安静了下来,褐色的眼睛也变得黯淡,在男人带着某种规律的低语中陷入了出神的境界。

  这船长过去曾经跟随某个法师学习魔法,只是因为资质太差,不适合需要复杂精密技术的魔法师要求,所以被法师扫地出门,只是在这段时间内他偷抄了法师魔法书中「迷惑术」的法门,之后无师自通的将这点迷惑术改「良」(至少他自己是如此认为的),在他生命中有不少事情都是靠这个方术混过去的--包括他这艘船和家里的八个老婆。

  「你是淫妇,你只是喜欢被男人搞的贱货。。。」男人此时脸上汗水涔涔,这门方术得先拥有超越对方的精神力,所以他过去都先把对方灌醉再施术,这次则是先用各种各样的侮辱凌虐方式破坏伊莉亚的精神。

  「我。。。我是。。。。淫妇。。。我。。。。只想要肉棒子。。。搞我全部的穴穴。。。。」伊莉亚眼神呆滞地复述男人的话,早该流干的泪水划过脸颊,滴在男人的手上。

  「终于到了,干了这么久的水手,每次航海最高兴的还是下船啊。」说话之岛港口中,一艘与伊莉亚藏身的货船擦身而过的船上,船长正意气风发的站在船首看着忙碌的码头。

  「是吗?」货船上的人却有另一番心情,此时就算原本最想上岸的水手也希望航程再多个几天,但是每个人都刻意弯着腰,除了掩饰脸上的倦容以外,腰上的酸痛与操劳过度的肉棒此时还隐隐作痛着。昨天停泊在港外等待天明进港时,全体船员包括船长在内,因为明天就得把伊莉亚卖了,所以倾全力把伊莉亚玩了个通宵,每个人最少都在她身上射了五六次,可怜的伊莉亚被操到昏过去,却又被狂奸到清醒过来,就这样折腾了一整个晚上,年轻美丽的肉体内外都布满了又腥又粘的液体,最后连清洗都没有就被帆布包裹起来丢进木箱里面,混在一种带着恶臭的水果中偷渡进去。

  「呜。。。」被捆得像粽子一样的伊莉亚勉强能从帆布、水果与箱板的缝隙中看到外面的风景,只是嘴巴里面被塞了块布团,出不了声音,混杂着水果恶臭的浓厚精液腥臭不断刺激着她的脑袋,眼前的景象似乎离她越来越远。。。越来越与她无关。。。。。

  (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伊莉亚双眼空洞的看着眼前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这一切,似乎不再是她所熟悉的世界。。。。。

  「听说你要带个女人来卖?」黑暗中一个男人说︰「真的没钱到要卖老婆啦?」

  这里是码头仓库区,与夏何拉类似的是这里只要一到晚上就很少有人来,也因此成了某些违纪物品的交易取货场所。

  「这婆娘如果是我的老婆,就算剁了我的头也不卖。」衣着整齐的船长说道。

  「有这种好货色?怎不留着自己用?」男人从暗处走出来,矮小猥琐的他背后却站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

  「被别人先用过的贱货我不想用,更何况收了她我一个月就被她榨成人干。

  船长一扯手上的绳子,一个全身上下只穿着一双长靴的裸女从他背后爬了出来,彷佛是他养的狗一样。

  伊莉亚白皙的肌肤上依然绑着绳子,两股绕过脖子缠绕而下的绳子将美丽的女体捆绑成撩人的模样,令人有种想代替绳子来紧贴她肌肤的冲动。脖子上一个狗项圈是上岸后才特地去买的,本来只是想让她跑不了的装置却让她变得更加妖艳,连船长都吓了一跳,后来还偷偷的将她这个「商品」又奸淫了两次,已经过度使用的肉棒现在变得更痛。
猥琐男人的保镖拿出灭光(一种盗贼爱用的灯,型制像是在茶壶里面装油灯,只要盖上前面的盖子就可以完全不让人看到灯光)照着伊莉亚,伊莉亚被这光照得不太舒服,靠着船长的大腿颤抖着。

  「第一次看到这种的。。。。」男人也不知道要如何形容眼前这个母狗般的女人,他贩卖人口这么久,头一回看到这类型的女人,文静的气质配上贪淫的身体,让阅女无数的他也不自觉的兴奋了起来。

  「要不要「鉴定」一下?」船长虽然没有看到对方的表情,但很确定没有任何男人能忍受伊莉亚的诱惑,更何况现在的伊莉亚的脸颊正摩蹭着他的跨下,似乎意犹未尽的想要再来一次,赶忙提议道。

  只是伊莉亚的动作似乎比他快上一点,话还没讲完她的小嘴就拉下他裤子的拉炼,将那垂头丧气的红肿肉棒含进嘴里。

  「唔。。。」肉棒在人口中,虽然想拒绝却又怕伊莉亚发狠一口咬下去,只能放任她舔吮着肉棒,或许也该归功于伊莉亚的技术高超,不一会儿早该被她榨干的肉棒再度昂首而立,伊莉亚欢喜的轻叫着,啧啧的舔弄着肉棒,船长讶异的看着在伊莉亚口中大发雄威的肉茎,好像这根不知餍足的肉棍不是他身上的一部分似的。

  没过多久,男人在伊莉亚的攻击下,疲累地射出最后的一点存货,伊莉亚一脸满足的品尝着精液的味道,最后才依依不舍的吞下这带着血腥味的稀薄粘液。

  「怎样。。。不错吧。。。」被伊莉亚榨干的船长虚弱的说着。

  「不管怎样先验验看吧。」男人吞了吞口水说道。他走向伊莉亚,拉拉连着她脖子上项圈的链条,要她站起来。

  照往例,他评鉴这些女人都从三方面着手,外貌、气质、肉体。伊莉亚的脸蛋无庸置疑的以前所未有的超高得分通过检验,一站起来,不但身材高挑,玲珑有致的曲线衬托出她高雅的气质,微显羞红的脸蛋沾着刚刚漏接的精液,秀美中又带着强烈的淫荡暗示。

  伊莉亚发现脸上还留下一些精液,自然而然的伸手刮起来舔掉,对此时的她来说这再自然不过的动作对任何男人却都是强烈的刺激,在场所有男人看到这情景都几乎同时「立正」了起来--包括刚刚才被她榨干的船长在内。

  「肉棒。。。」伊莉亚这时第一次开口讲出有意义的句子,甜甜软软的女孩嗓音又让勃起的肉棒更加血脉贲张。

  「转过去!」矮小男人压抑着扑倒她的欲望,伸手往她股间探去。

  「啊!」伊莉亚惊叫一声,男人的手指钻进她湿润的嫩穴中,熟练的挑逗着她每一个敏感的处所。他并不是要上伊莉亚,而是在测试她的敏感度,令他惊讶的是,他也只是轻轻的动了几下,伊莉亚的身体就起了极剧烈的反应,虽然他已经有预感伊莉亚会很敏感,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会如此沉醉,不一会儿双手就主动握着他的手腕往里塞,嘴里发出淫荡的呻吟,美丽的身体颤抖着,微微张开的小嘴发出喜悦的呻吟。

  「啊。。。给我。。。。更。。。深。。。更。。。。。多。。。啊。。」伊莉亚握着男人前臂的双手突然捏紧,身体也僵硬了起来,湿滑火热的嫩肉紧紧的夹着入侵其中的手指,竟能让男人感到轻微的痛楚,同时一股热液浇得男人满手。

  如果是普通人或许会以为她撒尿而变了脸色,事实上在货船上每个人都如此认为,但阅历丰富的他却知道这是罕见的女性射精现象「潮吹」,只有极敏感的女体才有这种现象,加上她名器级的肉穴,可以想见这个女人是株摇钱树。

  伊莉亚原本并不能潮吹,最先她们四个女孩中只有小精灵有这种能耐,只是经由淫魔导的催化,又或许是和小精灵做过太多次,她们三个在不知不觉间都变成能够潮吹的体质,加上西利安增幅药剂的影响,潮吹于她们四人来讲可能比真的撒尿还简单。

  高潮过后的伊莉亚,脸上微显疲惫,但尚未「满足」的肉穴却还紧裹着男人的手指,当男人抽出手指时,伊莉亚还发出小小的抗议声,彷佛期待男人对她做「更多事」。

  「嘿嘿,很敏感,也够好色,听说她什么把戏都能玩?」男人头也不回的说着,顺便将沾满伊莉亚体液的手放到伊莉亚面前,她立刻很自动的伸出舌头将上面的粘液通通卷入口中,还意犹未尽的吸吮着每根手指,一双早已失去光彩的眼睛渴望的看着男人。

  「没错。。。不管是吊起来还是搞后门杂交轮奸通通没问题!」船长有点自豪的说,毕竟他认为伊莉亚的淫荡是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

  「你们来试试看。」矮男人向两个保镖挥挥手。他们两个看到伊莉亚的表现早已兴奋无比,一听到可以试用,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过来,只是脚步声异常的轻微,显见这两个人的武功应该不弱。

  「肉棒。。。」光听到这句话,伊莉亚股间就又流出了不少淫水,她抚摸着其中一人的裤裆,将他的肉茎掏了出来。

  「啊!」伊莉亚惊叫一声,眼前的肉棒尺寸居然能与淫魔法所创造的巨根相提并论,另一个人也掏出他的宝贝,尺寸也与他相仿,伊莉亚双手捧着两根无法掌握的巨根,兴奋的全身颤抖着,胸口不规则的剧烈起伏着,被绳子挤压的一双美乳也随之颤动着。

  「给我。。。」伊莉亚轮流舔着两条巨根,娇媚地看着眼前两个男人,一想到等一下就会被这么大的肉棒奸淫,贪淫的身体立刻做好了接受的准备。伊莉亚的举动让一旁的船长感到有点不妥,已经被迷魅的人不应该有这么主动的行为,但看伊莉亚的样子却又不像装出来的。

  「呜!」男人结实粗壮的左手一把抱起伊莉亚,右手扶着自己巨大的肉棒对准伊莉亚的嫩穴,左手往下一落,怪物般的肉茎居然毫无窒碍的刺入穴中。

  「啊。。。」伊莉亚头倏地扬起,脸上尽是复杂无比的表情,既似痛苦却又带着满足的喜悦,双腿自然的勾住男人的后腰,还回过头来勾引着另一个男人。

  「屁股。。。也要。。。」伊莉亚颤抖着双手掰开臀肉,男人惊讶之余,依旧毫不迟疑的一竿进洞。

  看到伊莉亚纤细的身体居然能经得起两根巨阳的侵入,矮男人也吓了一跳,这两个保镖是双胞胎兄弟,各自拥有一条惊人的肉棍,也因此苦于找不到女人,于是只得投靠矮男人,看能不能找到能接受这两根妖怪阳物的女人,但纵使是最熟练的妓女也受不了他们任何一人的三两下,这时发现伊莉亚居然能同时容纳这两根肉棒,别说船长和矮男人,连他们两个当事人都吓了一跳。

  「好厉害。。。什么名字?」矮男人赞叹着,光是能容纳如此巨大的阳具,却又十分紧缩的名器就已经具有极大的价值了。

  「这。。。」船长这时才发现虽然玩弄了她整整七天,但却从未问过她的名字,若此时告诉他这个女人没名字,矮男人绝对会以她来历不明打压价格,灵光一闪之间随口说道︰「露露。」

  「露露?这名字真没特色,可惜。」矮男人看着被两个巨汉夹在中间的美丽女孩说道︰「只是爸妈给的名字,小婴儿总不能抗议,呵呵。」

  「我买了!你出价吧。」

  「两百万。」

  「她是黄金打的还是钻石镶的?值得这么多钱?」矮男人虽知道船长一定会趁机敲诈一笔,但也没想到会如此狮子大开口。

  两百万可以让一个四口家庭用上四年还或许有剩,在贫穷的椰岛能若无其事拿出这笔钱的人算来算去也只有矮男人一个。

   【完】

上一篇:单男老婆和我 下一篇:绝代双骄